黛敛敛 发表于 2016-8-4 16:27:19

杂忆

大学毕业了工作换来换去,想着郎咸平的话,说国家高校扩招,大学生越来越多,而国家给高校毕业生**的合适岗位却没有增加,心里倒抽着凉气,沮丧感爆棚。后来见到肯德基新开张一家门店,过去应聘了服务员,在厨房工作。师范大学毕业生做了几乎没有门槛限制的餐厅服务员,上大学难道只是增加了岁数,大学生真的成了社会廉价劳动力?君子远疱厨,圣人教诲被束之高阁。我从小在大姨家长大,抽个空去大姨家看看,我并不是特爱说话,聊天往往是姨父问话我回话。
“找到什么工作了?”,姨父问。
“小服务员”,我硬着头皮说了出来,失落感难以名状。
“服务员?”姨父重复一遍,觉得我的回答很滑稽可笑。“咱村你小学同学燕青,人家大专在什么学校学了门技术,毕业后在咱市的钢铁厂工作,去年结了婚,人家媳妇通过考试在信用社工作,结婚的时候买了辆新车,两口子在市里相了套房付了首付。”
一连串咄咄逼人的话宣判了我是名副其实的失败者,没像样的工作,没对象,没车,没房。攀比的杀伤力让人不寒而栗,我被压得气喘吁吁,小心脏倍受摧凌。我念完大专接了两年本科,同学们很羡慕我这个本科半成品(非直本),我的心情反而显得沉重,像是又被教育绑架了两年,我并没有因为接本成功而看到光明充满希望的前景,前景一如既往的不明朗,无力的灰暗。毕业后我也努力找工作,但学历摆在那,我体面的归宿只有报考教师招聘一条道。现实很骨感,我们家乡的教师招聘寥若晨星,其他县即使有招教考试也有户籍限制,直接给我这个外县人吃了闭门羹。我的专业不是香饽饽--冷僻的历史学,进辅导班也不容易。考公务员那吓人的录取率,我望而生畏敬而远之。只能做服务员自求温饱,作为权宜之计,养精蓄锐等待招考。念大学的时候我没认真想过谈恋爱,也不是很上心,晃晃悠悠大学时光完结了,进入社会肠子悔青了,纳闷的要死:当初是不是缺心眼,竟然没认真谈过恋爱?毕业即失业,没像样的工作我更没心思搞对象,而且农村念过大学的孩子不多,大学毕业的我有年纪有学历,想在农村找到门当户对的剩女对象几乎是天方夜谭,我也反感自己找对象结了婚由于没像样的工作还要拖累家人。关于谈恋爱我总觉得是很私人的事,父母没有必要过分干涉过分关心,天天挂嘴边急得不行,水到自然成。现在结婚必备车房,可能我是理想主义者,天真又固执地认为有女孩子会不在乎这些物质方面的东西,俩人能共同奋斗买车买房。
“肯德基**升职空间,从服务员-组长-助理-经理,我们新店的经理就是大学毕业生”,姨父的神情仍然在说你不就是服务员吗,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我是歇斯底里的无助,虽然我现在的工作跟自己的学历专业不搭,但至少没窝在家里啃老,我多想得到支持的眼神,别那样任性的否定我。

高健 发表于 2016-9-2 12:40:05

叙述较多,故事情节弱,谢谢支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杂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