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空 发表于 2019-3-25 16:01:27

他们在北

〔他们在北〕

1

我很庆幸看到了他们的过往,这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假如我对此一无所知,那该是多么可悲的啊!

他们出生在并不富裕的农家村社,美好的童年生活给他们的一生带来了无尽的快乐。
他们在孩童时期,每晚睡前妈妈会在床边给他们讲故事,都是美丽而又动人的童话故事。偶尔也有吓人的鬼故事,但那也是让他们好快睡去,或者晚上不要到处乱跑。偶尔,他们会窝在爸妈的臂弯里,一起看电视,或者听音乐。每到兴头儿时,他们会在狭窄的客厅一起跳舞,直到疲惫的沉沉睡去。
他们的妈妈会为他们准备可口的美食,也会在他们上学前准备好所有需要的物品,端正大方,帅气美丽的他们就会开心的登上校车。放学后,妈妈会为他们脱下肮脏的校服,换上舒坦的睡衣。然后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稍微长大后,他们会约上附近的好朋友们,一起组建一个自己的乐队,每天忘我的疯狂演奏着喜爱的音乐。那音乐充斥着他们的每一个细胞。直到邻居们报警,他们才会停止那看似可恶的行为。
又或者他们会约上好朋友们,一起围坐在客厅,每人的手里都捧着一本喜爱的书籍,直到妈妈喊了许多遍,他们才知道已经过了吃饭时间很久很久。饭后他们会讨论各自的看书内容,把自己看到的美好都分享给在座的所有人。爸妈听后前仰后合,朋友们脸上都是笑容。
夜幕降临后,朋友们依依不舍的回家,而他们也远远的看着朋友们消失在黑暗中。
他们是如此的幸福,直到暮年,眼里也显现着那些画面。

2

我也出生在贫穷而又大众的农村家庭,童年的我并未感到太多快乐,至少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时光,哪怕几个画面,也需要狠狠地从记忆里挖。结果总是徒劳。
记忆中,大多是看着父母在田地里干农活,而我只是坐在田埂上玩耍。玩具是庄稼杆、昆虫和草,偶尔玩粘土。父母干完了农活带我回家总会臭骂我,一身脏兮兮的,没人待见的**。我只是两桶鼻涕呵呵一笑。
稍微大点后,我跟随发小们周游村庄。一群**们结队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再从村南头走到村北头。我们爬树,折下喜爱的藤条,那树条又长又软,后来知道那是柳条。我们爬树掏鸟蛋,下来后煮了吃,可香可香了,那味道直到现在还留存在嘴里。我们一起下水,扑通扑通一个个像饺子一样跳进村旁的大水坑。捉了鱼虾,煮了吃,可香可香了,那肉香味儿直到现在还留存在嘴里。我们溜进庄稼地,掰下生玉米,烤了吃。我们挖出地瓜,烤了吃。我们摘了青豆,煮了吃。我们扭了黄瓜、西红柿、茄子、桃~~
放学后,我们一起围在小方桌边儿,顶着头写作业。没有板凳,就跪着。
夏季的太阳太火辣了,大水坑是我们的第二个家。作业写完后,我们都脱光了衣服跳进水里,只露出黑黑的头顶和黄黄的门牙。那时候大家只穿一个小裤衩。裤裆那玩意儿长大后,妈妈给我和哥哥每人买了一个背心,我的是红色的,他的是黄色的。
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听到妈妈一声声的呼唤,而我们刚开始玩捉迷藏。
有一天,我藏在了玉米杆夹缝里,谁也没找到我,第二天天亮,我才醒来。
有一次,我们一起跳进水里,比赛一项技能,谁能把水底的水草抓在水里。有一个**再也没有上岸。
有一次,我们一同爬上了高高的树顶,都掏到鸟蛋。兴奋的他咚的一声掉进了草丛里,腿上多了一层白色石膏。我们都认为他是勇敢的**。
~~

3

他们出生在国外的乡村,我们生活在中国的农村。
他们吃面包,喝牛奶。我们喝井水,吃玉米糊糊。
他们坐校车,穿校服。我们穿裤衩,奔跑着去学校。
他们玩乐器,看书。我们掏鸟蛋,捉知了。

他们~~
我们~~

他们坐在洁净的殿堂里,我们呼吸着浓重的雾霾。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作者阿凡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他们在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