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离 发表于 2019-4-13 12:53:10

投稿请审

希望
黄昏,罗马斗兽场内,几个被铁链拴住的奴隶在侍卫的训斥下缓缓走向地下室——斗兽场“勇士”的休息室,不过相对于早上来说,人少了许多,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没人关心还剩几个人,何况我只是看管他们的侍卫,当然,我们关系不错。
“感谢上帝,保罗,很高兴看到你又活着回来了,还有你,班纳、罗宾,当然,还有你,赛德曼。”每次他们回来我都这样说,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活着可不容易,”保罗答道,“毕竟不是谁都有那种好运气能从狮子的嘴里逃脱的,比如,那几个没能回来的倒霉蛋。”
“哦,保罗,可别这么说,毕竟我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我们是兄弟。”憨厚的的班纳似乎很不同意保罗的说法。
“兄弟?呸,兄弟才不会把我往狮子嘴里推,不过还好我跑的快,他们几个倒是遭殃了,真是善恶有报。说真的,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把那头狮子一口一口吃下去,就像它吃人一样,当然,弗雷曼也会接受相同的待遇。”保罗恶狠狠的刮了班纳一眼,班纳耸耸肩,没说话。
听着听着他们又开始了对斗兽场和奴隶主无休止的咒骂,我把头扭到了一旁,角落里的赛德曼又在玩着他的项链。这人真有意思。
赛德曼不同于其他奴隶,他在斗兽场中可谓是一个明星,他比其他人高了两头,身上一块块肌肉彰显着他的强壮,最令人惊叹的是,在一次斗兽表演中,他独自一人和一头成年雄狮打的难分上下,人们都说他是战神阿瑞斯下凡,为此,奴隶主弗雷曼的女儿安娜还亲自接待了他,从那之后,赛德曼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条项链。
看着他又在把玩他的项链,我对他说:“喂,赛德曼,你那安娜公主,是不是在那项链上施了魔法,让你这么死心塌地。”赛德曼笑了笑,说:“安娜说她会和我一起离开,等到我自由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这鬼地方,我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哈哈,伙计们,听到这个傻大个在说什么吗?他竟然还想着和那个奴隶主的女儿在一起,还想要自由,别傻了,兄弟,我们这种人,每天活着就要感谢上帝了。”保罗的话像是在讽刺,又像是在劝说着赛德曼,而赛德曼只是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每天都有人永远的留在了斗兽场,一如既往,先是憨厚的班纳,接着是瘦弱的罗宾,最后连保罗都没有回来,牢房变得空荡荡的,只有赛德曼还在把玩他的项链。
终于,赛德曼朝思夜想的那一天到了。
这一天,斗兽场内座无虚席,每一个观众都在盼望着主角的登场,台下,我卸下了赛德曼的**和脚拷,我打赌,他一定可以逃走,凭他的力量,没人能拦得住他,但他没有,他缓缓地走上竞技台,抬头看向最中央的看台——那个弗雷曼和安娜在的看台。弗雷曼看着赛德曼,说:“年轻的勇士,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和实力,如果你今天打败了你的对手,我就给你你想要的自由。”看着身边的女儿,弗雷曼笑了笑。当然,安娜也对着赛德曼笑了笑。
赛德曼亲吻了一下脖子上的的项链,面对着呲牙列嘴的狮子,握紧了拳头;狮子弓起了身子,露出了獠牙。一人一兽,都没有轻举妄动。
突然,狮子猛地扑向赛德曼,赛德曼并没有闪开,被压在狮子身下,双手死死地撑着狮子的嘴;狮子的爪子不断地在赛德曼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观众席上,呐喊声不绝,纷纷呼喊着赛德曼的名字。赛德曼看准机会,用力地朝狮子腹部来了一脚,顺势从狮子的身下挣脱了出来,他一下子窜上狮子的背,一拳一拳的打在狮子的头部,狮子疯狂的摆动着身体,想摆脱身后的赛德曼,但赛德曼死死地抓住狮子的鬃毛,狠狠地击打着狮子的头部。狮子的怒吼渐渐变成了哀嚎,最后狮子趴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浑身是血的赛德曼站了起来,发出胜利者的咆哮,观众们都沉默了,不敢相信的望着地上的狮子,和站着的赛德曼。赛德曼艰难的转过身去,想看他的安娜公主,但突然,一支箭射入了他的胸膛,他一把拔了出来,怒吼着寻找射箭的人,他望向看台,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缓缓地倒了下去。
看台上,安娜放下来手中的弓,用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对弗雷曼说:“父亲,没有一个奴隶能活着离开竞技场,对吧?”
“没错,我亲爱的女儿,你,终于学会了”弗雷曼站了起来,离开了看台,而在他的位置上,安娜坐了下来。
第二天,又一批奴隶被送进了我的地下室,当然,我们的关系肯定会不错。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投稿请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