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新人 发表于 2019-5-23 12:07:01

雨中

黑云密布,雷鸣电闪,暴雨即将而至,一辆游玩四轮自行车无力地立在路边,一个车轮爆胎显然已经无法前行,两个花季少女正在焦燥不安地拨打着电话,微弱的信号使手机里老是传出“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时间慢慢地消逝,夜幕不断地吞噤着周围的一切,只有微弱的手机屏幕映照出两张惊慌失措的稚嫩脸庞。豆大的雨点重重地砸在单薄的雨棚,揭开了暴雨的序幕。
一束微弱的灯光在雨幕中若隐若现,从崎岖的公路上慢慢地驶来。少女们仿佛看到了希望,兴奋地挥动着双手。当这束光到达视线范围内时,她们失望了,那是一辆满载着**废品的破旧三轮车,车子摇摇晃晃,连驾驶室里也布满了收来的废品,散发着各种废品混合的独特味道。
少女们无力地放下了双手,雨点拍打在她们脸上,已经分不清眼眶里的泪水。司机环视了一下驾驶室四周,无奈地挥了挥那双黝黑的双手,表示无能为力。一股黑烟从三轮车尾部冒出,那一束光缓缓地离她们而去,剩下的只有少女们呜呜的哽咽声,因为她们知道这可能是今晚经过这里的最后一辆车了。
几分钟后,那股熟悉的味道又飘到了缩成一团的少女们的鼻中,一个身材矮小,面容苍老,满身油污的中年男人从车里窜了下来,他麻利地解开了三轮车后的遮雨布,在里面不停地翻找着什么,雨水不断地流进车里,将里面的废纸板,旧书等浇了个透。终于他从中翻出了一辆破烂自行车,提到少女们的车旁边,比划了一下,迅速从车里拿出工具,将自行车上的轮毂拆卸了下来,与少女们的车轮毂进行了互换,雨水不停地流进中年男人的衣领里,鞋子里,将他变成了落汤鸡。
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中年男人将遮雨布重新扣上,向少女们指了指四轮自行车,然后再指了指自己和三轮车,少女们明白了,他要用灯光指引着自行车前行。那一瞬间,少女们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更有种说不出的暖意在心中荡漾。
两辆慢如蜗牛的车在山路上爬行着,缓缓地接近灯火通明的终点,少女们拨通了父母的电话,报了平安,并希望父母带上足够的钱来和她们汇合,她们要弥补好人的损失。
可惜当她们转头时,那束微光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身后,“好人都是不图回报的”她们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书上的这句格言。

重庆新人 发表于 2019-5-27 15:51:45

自己回一个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