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12113087 发表于 2019-8-1 16:34:17

“熟悉”的陌生人

本帖最后由 lq12113087 于 2019-8-1 16:54 编辑

(一)
熙熙攘攘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车流,置身在公交上的L,虽然有空调,但在有限的车厢内,一路上无限上人,下车的人却寥寥无几,真是热的够呛。
“XX站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准备”。随着后门的打开,拥挤的人群一涌而下,让L想起了某X鱼罐头的广告。拖着沉重的肩膀走在回家的路上,作为一名资深的程序猿,指尖上的一串串代码跳动起来行云流水,整天坐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脖子、肩膀酸痛的像缺了油的机械,卡涩不说还十分疼痛,30岁的年纪却有了70岁的身体,尤其到了晚上睡觉,背脊越发疼痛难耐,时常夜里被后背的痛疼弄醒,虽说服用安眠药能够有所缓解,但L总感觉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唯一能够让L咬牙坚持的动力则来自于才新婚3天的妻子D,她是一个既美丽又贤惠的女人,时而活泼可爱,时而静如清池。特别在L看来,D的性格好像会刻意的迎合自己,就像自己设计出的程序软件——为需求而存在。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24楼的电梯,掏出钥匙打开门。眼前见到的是一间不大的单身公寓,耳边听到的是电视里播放的新闻,鼻子里闻到的是让人垂涎欲滴的菜香。L精神一怔,脸上的疲状立刻拿走,满脸微笑着走到了身穿围裙正在厨房里忙活的D身后。D是当地一所学校的老师,正值假期D自然成了全职太太。看着D纤细修长的背影,L生出了将她紧紧抱住的念头,但看到她聚精会神摆弄锅铲的样子,L生怕惊吓到她,便温柔的说。
“D妞,我回来了,在弄什么菜,这么香。”
“还不是你爱吃的红烧肉。先去洗手,菜马上就弄好了,休息一下。”
“好勒,遵命。”
L坐到了客厅沙发上,漫无目的地看着今天的新闻:“我市失联的。。。”。
在这间不到50平的房子里,为了保留隐私,在房子中间**了一扇玻璃门和窗帘,隔成了卧室和客厅。不一会儿,厨房那边传来了D的声音。
“收桌子,准备吃饭。还有你看一下卧室柜子上的小盒子。”
“小盒子?你还买礼物给我啦?”
“你自己去看。”
L一脸高兴的走到盒子面前,伸手打开。这个。。。眼前这个像项链又土里土气的,像串珠又过于简陋的链子到底是什么?L一脸茫然,客厅里D摆好了饭菜,说道:“惊喜不?先来吃饭”。
“惊喜,就是这到底是个啥?”
“你没看见盒子里面一张说明书么,今天我在路上看到,据说这种珠子带有磁能,不仅能够驱蚊虫,而且还能够缓解、治疗肩周炎和颈椎病。”
“真的那么神奇?谢谢D妞。”
“不知道有没有效,你带上试一段时间。”
“哈哈,从此以后,它在我在,它不在我。。。”
“闭上你的乌鸦嘴。快吃饭。”
饭毕,照惯例L进了厨房刷碗,面对着洗碗池,L脸上的疲累神情又再次出现,但想到脖子上D送的链子,心里满满的暖意,疲惫的脸颊出现了幸福的笑意。




(二)
饭后牵着D的手走在黄昏的街道,L讲了今天在单位上听到的一些所见所闻。虽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D还是认真听着,时不时在脸上作出高兴、惊讶、质疑的表情。看着这些回应,L还配上了些许夸张的动作,一路上两人欢声笑语不断传来。
入夜,两人相拥在床上互相望着对方。
L一脸认真的说道:“今晚我们“会师”吧,早日让你的肚子响起胜利的号角。”
这句话把D给逗乐了,笑骂道:“滚,你明天不是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一大早就要去单位上准备么?”
“是哦!我都忘记了,那睡觉吧,下次决战。关灯!”
。。。
“怎么还不关灯?”
“你出去客厅沙发上睡。”
“为什么?”
“你那如雷的鼾声,我实在受不了,你一打鼾我就想蹬你,到时候谁也睡不好。”
“好吧!”L想到会影响D的休息,无奈的点头答应,不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一会儿,卧室里D的呼吸渐渐平稳,L也在一天的劳累中渐渐合上了眼睛。心想:“但愿今晚后背不要痛,一觉睡到天亮”。
深夜,L又被背脊传来的疼痛感弄得翻来覆去,“唉!还是起来坐一下,缓解一下疼痛再睡”。想着L慢慢坐起了身子,借着月光看了一下表,半夜三点。正在这时,L猛的看到窗边立着一道身影,窗户已经打开,一道修长纤细的倩影背对着自己,左脚已经搭在窗台上。。。
“不要啊!你在干什么?”
这个背影L一眼就能辨认出来,那就是D。只见D对他的话置若罔闻,整个身体还在往窗外前倾。眼看整个人都横坐在了窗台上,只剩下右脚还在悬空摆动。L急忙窜起几步跑到了D身后,双手紧紧抓住了D的白色碎花睡裙,大叫道: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不至于这样啊!有什么好好说。”
却见D依然没有任何反应,L更急了,抓住D白色睡裙的手不由的加深了力道。这时只见D慢慢的转过了头,借着白色的月光,L看清了D的模样,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头发披散着,眼睛里毫无生气。
L心里一怔“这哪是我的D妞?”。与此同时,D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L,就好像要把自己吸入无底的深渊。只见D陌然的脸上,嘴巴慢慢张开,平日里可爱的虎牙,现在却像带血的锯齿一样,L的手咻的一下收了回来,急忙向两边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先限制住D的行动。这一瞥让L整个人惊恐的站在原地不动了,玻璃门后边的卧室里,床上躺着的不正是穿着白色睡裙正在熟睡的D吗?
“那我眼前的这个是谁?”还不等L细想,只听横跨在窗上的D喉咙里发出尖细诡异的笑声。
“嘿嘿,嘿嘿嘿!”
声音刚止,D身体往外一倒,整个人迅速消失在了窗外。
L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看床上熟睡的D,再看看被月光洒下一层银辉的窗边,双腿颤栗着走到了窗边,手杵着窗台把头往外伸去,目不转睛地直视下方,午夜三点的小区一片死寂,漆黑中还夹杂着几丝白气。
正在这时,L的双腿被一双冰冷的手从后紧紧抓住,L后背的汗毛顿时就“噌”的立起来了,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脚下双手用力上提,将他整个人推出了窗户,急速向下坠落。身后回响着“嘿嘿,嘿嘿嘿”尖细而又诡异的笑声。
(三)
急速下坠中,L一直试图发出呼救,但是一张嘴声音就被急速上升的气流冲散而去,发不出一丝声音。眼看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L放弃了挣扎,缓缓闭上了眼睛。
“脑浆崩裂,血洒一地”正在想着自己死状的L,一想到D醒来后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反倒减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对D深深的歉意。
转眼间,L直直地冲向了漆黑的地面,地面就像一口漆黑的平底锅等待着即将到来的L,煎锅下来那自地狱的火焰也正准备拔高温度将L给烤就一番,突兀的一声闷响却迅速被这黑暗和死寂给湮没。。。
“啊!”
L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看周围环境,原来是一个梦。
“你怎么了?三更半夜的大叫?”D急忙起身来看。
“没什么,做了个梦。”感受着脖子后面冰冷的汗液,L现在还在一阵后怕。
“额,你还不快点从地上爬起来,多大的人了,睡觉还会坠床,用不用帮你**一个栏杆?”D看着L这样的窘境,笑了起来。
“你就别消遣我了,我害怕的要死,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特别是听到你。。。”
“听到我什么?”
“没什么,快睡觉吧,打扰你休息了。”
“好吧,晚安!”
后半夜,L的耳边总回着荡尖细的“嘿嘿,嘿嘿嘿”声响。好不容易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闭眼,没过一会儿就被厨房的响声给惊醒了,起来一看,原来是D在给自己准备早餐。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牛奶、面包、鸡蛋。
“你昨晚做了什么恐怖的梦?害怕到坠床?”D吃着面包一脸笑意的看着L。
“额!没有,梦到今天的会被搞砸了,领导追着要揍我”。
“真的?那也不至于说要死掉啊”。
“真的。”一脸囧相的L急忙低下头往嘴里面塞面包。
“嘿嘿,嘿嘿嘿”桌对面再次传来了这尖细的笑声。
L一听顿时头皮发麻,大口塞进嘴里的面包还没来得及咀嚼就囫囵下咽,卡在了咽喉,L急忙敲打胸口来缓解噎食的不适。这时L看到对面一只纤细的手慢慢伸了过来,快到脖子的时候猛的加速,紧紧的卡在了L的脖子上,指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皮肤。L能感觉到脖子上的刺痛渐渐加深,卡在咽喉的面包仿佛又膨胀了些,L的呼吸逐渐变得困难,他边挣扎边大喊,可脖子上的那只手却像钳子一样,如何也摆脱不了,口中的大喊却变成了“呜呜呜”的哀鸣。
紧接着,L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耳边时不时的响起“嘿嘿,嘿嘿嘿”尖笑声。恍惚间,在深邃的尖细笑声中,L仿佛听见了一个女人急切的哭声。
L一怔,这个哭声正是D所发出。“还真是猫哭。。。”
“不对,掐我的不是D,这一切都不是D,我们那么相爱。”
这么想着,L的精神有所集中,模糊的意识也出现了一丝清明。眼睛随之睁开,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双手死死着自己的脖子,D站在一旁焦急的哭泣。L急忙起身拿起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咽喉的堵塞感消失了,耳鸣声消失了。
“你怎么了,一开始看你猛打自己的胸口,正要问你是不是噎着了,你突然两只手去掐自己的脖子”。D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死死盯着L看。
L沉默不语,刚才一切还在脑中一遍遍的重复。
“你应该是太累了,等抽时间请假休息下。”D看到L的沉默,虽然急切但也不想追问的太紧。
“你不是要提前到公司开会吗?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啊!”L急忙起身,拿起背包就往门口跑。关门的时候特地看了看还在吃早餐的D。




(四)
在路上,L心事重重,早上开会的时候也漫不经心,好在需要发言内容不多,急急忙忙说完重点后又陷入了沉默,更多的事交给了新来的同事。中午饭间,L接到了D打来的电话。
“喂!好点了没?早上你的那个样子好吓人。”
“。。。”
“看来你是累了,最近不忙的话请假休息一下吧。”
“。。。”
“晚上想吃什么?我买菜。”
“红烧肉。”
“哦,那挂了,你先忙。”
“好的,再见。”挂断了电话,L的又陷入了重重的沉思:“看来真的是太累了!”想到这,L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一切和往常一样,照常吃饭、洗碗、散步、睡觉,只是与D的交流明显边少了。
睡至正酣,L突然被一阵莫名的哭泣声给吵醒,起身看到D坐在沙发边,披散着头发双手捂着脸颊不停地低声哭泣。
“你怎么了?D妞。”L低声询问到。
“呜呜呜~”D就跟没有听到一样,始终在那双手拂面阵阵抽泣。
“不要哭了,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哭?”L再一次低声询问,张开双手正要拥抱D。
“死了,死了。。。”这两个字不断从D捂住脸庞的嘴中地说出。
“谁...谁死了。”一听到这个回答,L大张的双手呆在了半空中。
“L...是L...,他...窗子...跳...下去,我...怎么办?”D断断续续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飘进了L的耳朵里。
“什么?”L听到了让他大吃一惊的话,突然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机械般地将目光投向了卧室的床上,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这一看之下还是让他汗毛倒立,床上躺着的依旧是穿着白色碎花裙熟睡的D。
霎时间,眼前的“D”哭声戛然而止,空气凝固了一般,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死寂,L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正在“咚咚咚”剧烈跳动。
“嘿嘿,嘿嘿嘿”
又是这个尖细的笑声,L瞳孔一缩,眼前的D缓缓放下了捂面的双手,露出了一张不带任何表情的脸。借着月光,L看清了这一张毫无血色、惨白如纸的脸,只见这张脸既是这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空洞的眼神让L充满了恐惧。
突然,D嘴角一扬,挤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在L看来,这惨白的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却更显狰狞。与此同时,那苍白的双手也慢慢的伸了过来。
从D举起双手的瞬间,L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这双手,眼看这双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L憋足了一身劲大叫。
“不!”喘着沉重呼吸的L从梦中醒来,冷汗浸湿了睡衣。急忙看向卧室中的D,发现D仍然在熟睡,才稍微安心,可是接下来的夜晚却被恐惧给占据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真的是D,之前就听说过某些石头或者玉器具有放射性,发出的幅波能够影响人的大脑造成幻觉,难道是这条项链?”
“难怪从那晚起她就让我睡沙发,到底是为什么D要这样做?”
L一直睁着眼睛等待着天亮的来临,他拿起了手机拨打了110,他怕了,怕那个笑声,怕那个脸庞,怕那个眼神,怕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结尾)
三天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车流,置身在公交上的L,虽然有空调,但在有限的车厢内,一路上无限上人,下车的人却寥寥无几,真是热的够呛。
。。。
。。。
。。。
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家,回想今天在公司领导愤怒的骂声中摔门而去,心中就兴奋无比。可是一想到今晚晚饭的着落,只听L自言自语的叫骂道:“该死的”。
吃过泡面,L坐到了客厅沙发上,专注地看着今天的新闻:“据警方消息,我市D姓女教师失联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目前已派出多名警力在附近搜寻。。。”
听到这里,L侧头看了看那具趟在卧室床上穿着白色睡裙的冰冷躯体,发出了尖细而又狰狞的笑声。
“嘿嘿,嘿嘿嘿...”



感谢老师百忙中抽时间检阅。第一次写,请老师批评指导,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熟悉”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