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以雄 发表于 2019-8-14 16:37:29

幽默故事

幽默故事
                                 换带子
上世纪80年代,一位来自乡下的中年汉子,长年累月地在市井中拉着黑黢黢的大板车,给市民们送煤。
汉子的真实姓名己无人知晓,凡熟悉他的人无论是老少爷们、太太小姐姐均一个劲地喊叫他:’’老哈’’。哈即’’傻’’的意思,老哈听着心里不是滋味,不就是乡下人土了点,憨了点,致于这样叫喊吗?没办法,为了生存只得佯装高兴地附和着。
时值金秋八月,随着中秋节的临近,老哈思乡的情绪愈来愈强烈,以致于寝食不安、魂不守舍,常常丢三撂四出纰漏,更严重的是几次差点弄出高度危险的交通事故!也难怪,老哈这次出来算算已有大半年了,心里咋不惦记家里,一直放心不下她孤儿寡母,也不知道她娘儿俩过得咋么样,生病没有,圈里的猪长膘没有,娃儿的期末考试成绩好不好,暑假作业做完了没有,今年的收成旺不旺,家里缺不缺钱花等等一连串的事憋在心里堵得慌,那时的通信设施在贫困乡村还没有贯通,自已又不识字不能鸿雁传书,老哈实在经不住心中的煎熬决定回家一趟,与亲人相聚,到田间地头看一看,倾泄思念之苦!
这天老哈起得特别早,拉了一车煤分送几个短缺户,然后回到住处收拾一番。
当他打理好起程时,已是后响午了,老哈扛着两件大包匆匆走出浓荫的小巷,来到明媚的大街时,经强烈阳光刺激老哈禁不住打了一记喷嚏:’’呵唧唧’’虽然打得浑身舒坦,但糟糕的是腰间劣质裤带崩断了,松侉的大腰裤一下子滑落到脚背上,惹得街上过往的行人哈哈大笑;老哈尴尬极了,扔下包腾出手拎起裤子丢开嘻嘻哈哈的人群,一头扎进旁边的小百货商店,进门就大声嚷道:’’喂,同同志,买条带子。’’
柜台里是位中年女售货员,她乜眼一瞧神色慌乱、邋邋遢遢的老哈,撇撇觜说:’’别大声吼,挺吓人,是要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老哈一怔,为啥?原来售货员的话勾起了他的一桩心思:上次临出门时妻子桂花再三叮嘱从城里捎条’’带子’’给她,妻子桂花可是个勤劳节俭的好女人,这点小小的要求若不能满足她岂不让她心寒?他这该死的猪脑壳,竟忘得一干二净,他盘算着眼下不如买条女人的,先解自已燃眉之急,然后再作特别礼物献给心爱的婆娘哩!
老哈是个老实人,虽然跟女人过日子,但对于女性特别敬畏,一旦提及关乎女性特别词语,就特别害羞,今天偶然要买女人的物品心里窘得很,憋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那、那就买、买条女、女人的吧。’’
善于察言观色的售货员听罢便漫不经心地递给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老哈心急火燎地伸手抓过掉头就走......
‘’喂喂,你是来抢劫的吧?’’
老哈一怔,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后背脊发凉,忙转身苦着脸打躬作揖地哀求:’’同、同志大姐,我我脑子有毛脑......求求你高抬贵手原谅我好吗?’’
一个大佬爷们吓成熊样,煞是好笑,她收了钱摆摆手,说:’’走吧走吧,以后买东西可别忘了给钱哟。’’
‘’是是,大姐同志说的是。’’老哈如获大赦逃出了商店回到包边,他叉开腿腾出手掏出盒子里的东西一看傻眼了:只见这’’带子’’中间一截是镶着白边的红皮儿,两端则是又细又长的白布条儿。老哈纳闷了,像这样的’’带子’’叫人咋系裤子哩?’’呵’’老哈若有所悟,这就是城里人所谓的’’时髦’’。他将’’带子’’拎得高高的,一边挤眉弄眼地审视着,一也讥笑城里人、不,尤其是女人,赶’’时髦’’也得帖近实际。他见有那么多人围住他哈哈大笑,他也懵懵懂懂地跟着笑:’’嘿、嘿嘿......’’
正当大伙笑得前仰后合、涕泪横流之时,一位胖大嫂拨开人群挤到跟前,拍打着他的肩膀
‘’哧哧’’地笑着说:’’老哈,你今天是咋的啦?脑子里搭错了哪根筋,在这大街上卖傻哩!呵,我明白了,你是没见过这东西吧?那我告诉你,这是我们女人有那事儿用的,你咋拿在这儿摆弄呢......’’
‘’有、有哪事儿用、用的?’’老哈觉得大事不妙,自己今天一定又是出了洋相,窘得分不清东西南北;胖大嫂了解他的处境不便多说,一把夺过手中的东西塞进包里,再帮他重买条真正的带子让他系好裤子,催他离开’’是非’’之地,去搭乘回家的班车.....

   湖北省浠水县清泉镇花瓶村      电话:13476621436            易以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幽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