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搜索
楼主: 嘎讪胡

[红版] 快评《故事会》5月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9 1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机客 发表于 2016-4-28 16:55
  X1 ^& o& D; i5 q8 q《天蚕王的故事》一波三折,同样没想到贺的前妻没死,而且都没来找贺,但放在那个年代下,还是挺容易理解她 ...

; U  D( h" u$ @9 U看到您的疑惑,我的第一反应是,可能是光线照耀的作用,根据平常生活里的经验,有些布料在室内或者折叠的时候的确是没差的,但穿到室外,暴露在太阳底下,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透明、通透就是其中之一。我把故事从头到尾又翻了一遍,也去查了一些蚕丝的相关知识,不过也没有找到完全的论据和确切的答案,非常遗憾,也感到非常抱歉。很感谢您指出的疑惑,也欢迎大家一起来解惑。
发表于 2016-4-29 11: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竺吉捷 发表于 2016-4-29 09:12
) O1 M" g" b& x" R( v+ r《虱子皮》挺有意思,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想象力和幽默感,不过来表演的三个驼背挺可怜的,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 ...
" V+ Y" ?) k. D5 Q0 L+ m! g# P
“驼背”作为人身体上相对突出的特征,有时候可能是更容易被当作一种标签,贴在一些人物角色的身上,尤其是在文学作品中。不过在生活中,我们不也总是记得吗,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每个人都有自己发光发彩的地方,这样的人也都值得被尊重。非常感谢您的关注和分享,无论是作品还是社会现象。
发表于 2016-4-29 13: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 g" P# w+ i5 ]- s阿P故事《有了同学好办事》写的是热门话题“同学会”,人人都想搭上关系,可关系哪里有那么好搭。幸亏阿P夫妇最后也醒悟了。
发表于 2016-4-29 13: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磨越钝的刀》,从细节着手,衍生出这个不错的故事,希望在现实中磨刀匠这样的好心人越来越多啊。
发表于 2016-4-29 13: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舌之仇》内容很奇,有点恐怖,有点儿吓人,最终长舌妇也受到了教训。提一点不足吧,情节中的点似乎只是为了烘托气氛,彼此间关系不大,比如把脑袋缝错了前后这段描写,和后续情节也没关系。比如鬼上身的情节也是如此。
* |( h& y7 }2 d) E2 k4 f4 E6 D: |) @4 l0 V  r
到了故事最后,书生到底是怎么冤死的,是作者一股脑交待出来的,而不是随着故事进行抽丝剥茧一点点交待出来。
8 m; A' p. D) r) {# A5 Q0 |5 X
8 v% s! C' P1 Z- |- Z/ l$ _& V0 B' T# Q8 E$ z% u
发表于 2016-4-29 13: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故事最后,……是作者一股脑交待出来的,而不是随着故事进行抽丝剥茧一点点交待出来。——这是目前故事会不少故事的通病3 N* w! f  V% J0 @8 `( M

6 j. j0 R% E! z! [6 E+ o! ?
发表于 2016-4-29 17: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登记也算重婚吗》:个人认为,这一篇有一处地方写错了。55页上,王云安慰林小雅,说:“不要紧,我和她又没领结婚证,你放心好了!”+ A$ d2 P% {  Z- p

) f+ q& F1 _& `/ r9 C% [但我们从后文里知道,王云和詹惠确实办过结婚手续,只是当时詹惠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王云托人给詹惠办了**件,用假证办了结婚手续。4 ]) \5 t* f) r' s

* d! Z& G- i0 J, ]# `2 g9 x; }其实,按照我的猜测,王云应该说的是”不要紧,我和你又没领结婚证,你放心好了!”! P5 {  G- Q; p$ P  O- p; y

4 l1 ]# \) n2 Z$ `/ |# ^" p王认为自己和林没有办过结婚证,所以重婚罪从何说起?这样的想法合乎逻辑。) z. N2 c. B- W

! n8 L' y4 j+ S8 l+ H我认为,写作法律知识故事的时候,作者应该严谨一些,仔细一些。
发表于 2016-4-29 20: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机客 发表于 2016-4-29 17:34
7 \1 v3 w9 z6 ~& A1 R- ]《没登记也算重婚吗》:个人认为,这一篇有一处地方写错了。55页上,王云安慰林小雅,说:“不要紧,我和她 ...

' s$ R) ^: p" c) N" g, t/ l) S你说的也有道理啊
发表于 2016-5-3 10: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机客 发表于 2016-4-29 13:380 G5 T. H" n9 @. M8 C: n
《口舌之仇》内容很奇,有点恐怖,有点儿吓人,最终长舌妇也受到了教训。提一点不足吧,情节中的点似乎只是 ...
0 U: |3 m( q, |  }/ f
您好,感谢您的疑问,也针对您的问题说说我的看法。首先,脑袋缝反那个细节我认为还算是合理的,虽说皮筷子胆儿大,敢赚死人的钱,但毕竟缝人的脑袋和缝羊皮袄是不一样的,当下心生怯意,没分清正反就一股脑缝起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再有,后文提到周葫芦被少年的魂魄附了身,皮筷子一心担心少年会来实施报复,这担心的理由也是因为之前自己缝反了脑袋,所以在我看来,缝反脑袋的细节应该是要被留下的。另外,关于您提到的由作者交代少年如何冤死的问题,在部分读者看来可能是有些不尽兴,或是不快的阅读体验,这是存在的,当然也是以后故事创作包括审读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地方,会和作者一起努力,以期为大家**更好的作品。
发表于 2016-5-3 10: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机客 发表于 2016-4-29 17:34
; ~/ l) n$ h6 _) R《没登记也算重婚吗》:个人认为,这一篇有一处地方写错了。55页上,王云安慰林小雅,说:“不要紧,我和她 ...
3 S' L: L6 e% W1 P6 F
您好,这个问题在校对的时候也注意到了,但最后还是决定按照作者原来的意思定稿,说说我的想法:下文中王云交代,当年自己追求詹惠时她还不到法定年龄,所以替她办了张**,两人当年就是用**去登记的,在王云看来,自己和詹惠的结婚登记是无效婚姻,结婚证也是无效的。这种自我认知情况下,说出“我和她又没领结婚证”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不过看了您的分析,似乎也很有道理,感谢分享。如您所说,法律知识故事的确需要更专业和严谨,以后也会更加注意。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会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9-11-15 12:36 , Processed in 0.1616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