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搜索
查看: 819|回复: 4

[小说] 春花烂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08: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幼时听人说日本鬼子,以为是一种我没见过的鬼怪,他就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长大以后才晓得原来日本鬼子指的是日本人,因为侵略中国被国人称之为鬼子。
" q9 T9 W1 R% Q2 b  
# q; @4 T/ C! G+ \) o  我本是一个胆小的人,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中日合资的企业,因此我被老妈唠叨了许久,她说小心日本鬼子把你吃的一点不剩。/ A6 g9 N0 e3 P% d
  
* v* }0 j8 J# c8 {' s8 M  我听得害怕,可是却没有辞职,那可是份薪水颇高的工作,让不少同学羡慕,我怎么肯轻易丢掉。
! F% ~) H7 ^0 x; d. _& u  
- M7 I7 e* o" m% Z; {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你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 d6 V- p" j
  5 }& R- e% V5 h" e& _
  我这个小接待本来是没什么机会接触日方的老板,可是偏偏我会日语,偏偏主管选了我做接待,陪着这位日本来的鬼子,我的心惶惶不安,真怕他猛一回头张开血盆大嘴,把我吞噬了。
2 h# Q4 f0 q8 H  a$ K' `$ l  
) K. ]$ ?1 b, n9 p6 I  可我的担心纯属是多余的,日方的老板不但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而且是个帅哥,年纪估计只有三十,对我很有礼貌。
( X6 B; S& K. b& Z( z8 o( f  9 H- g6 `6 d1 T- o9 O6 k9 H
  一见面就夸我美貌,我知道我自己相貌平平,这不过是他的赞美之词罢了,可内心中却是无比喜欢。整日的陪伴让我对他多少有了了解,他学识渊博,幽默风趣,和他在一起的几天我的笑声几乎是一年的累加。
! d& s) L+ i. x, f, i& q1 c  4 Z# z, s4 ?& e; u$ s8 a: U- r; z
  要走的时候,他看上去有些不舍,他问我,如果他想娶我,我愿意吗?3 F+ R% e5 ]( o8 i4 D0 x
  : X) m6 s2 ]1 k5 ]  z& J. A
  我沉默了,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相处,我还不知道爱情早在他心中蔓延,我有些羞涩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语。: \5 b; N+ G6 C; }$ v7 Q
  " `  _/ l1 m2 T! b" j; I: _9 B
  “考虑考虑,一个月后,我会回来的。”说完他拍了拍我的手上了飞机。
1 E# G& u$ }* u! v$ V  }6 h  
* B* j! P2 o; F5 `# T: q2 g3 h  回去的时候我有些神不守舍,说实话我觉得我的灵魂真的被这个日本鬼子给吞噬了,不然为什么我会如此不安和失落。
; C! N/ q8 ]1 y: _( v2 S  
+ p( y3 k" T# J( T- _' y4 W2 e  和母亲说这件事时,我的心跳得很快。
3 X# z, V3 a6 C  O9 ]  |+ C  2 M4 S% O% W, r/ }. E- W4 Y, j; K
  “不行……”母亲高喊,她一项是最温柔的,可是现在却像是吃人的猛兽。. {( @; h1 }5 }
  6 C4 u3 S' S. a4 v+ V; \6 }8 i
  父亲随后知道了,他指着我的脸,浑身颤抖,我连忙扶住他的身体,真怕他会被我气昏了。
# @; W; W+ }( D. R  & C0 ~0 p) h; \' c& C" [: n; J
  “爱情!妈妈爸爸你们为什么不能理解爱情?”我绝望地呐喊。4 W9 t' p% [# z8 m6 k' K6 q
  3 d4 n5 ^! f2 {/ M7 q2 B
  “就算你爱上了一个乞丐,我们也会同意,唯独日本人不行。”父亲无力地推开我,样子老了许多。
4 H4 s. R3 n3 ^8 Z: u  6 J7 C. v  u1 X2 r0 R+ u  o9 l
  那晚我失眠了,心中不断地有个声音问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难道罗密欧朱丽叶的故事要在我们身上演绎?”我咬着被角流着眼泪。( O2 [6 P7 j2 M1 E7 F
  4 L+ ], C! k% P" P( L2 X
  一个月很快,也很慢,可是最终还是到了,我不容置疑地被主管派去接他,他看见我的第一眼,眼圈红了,“你瘦了,是不是因为我困惑了?”他轻轻地说,手撩起了我的乱发,帮我整理到了耳后。
; d$ A9 |6 U, y& j  % u6 m3 y. _$ h
  这一刻我的思念彻底决堤了,我扑到他怀里,低声哭泣,他抱着我在喧闹的机场里成了众人的目光。
. k- q. J! r+ o$ G% T  
& D0 C3 O" d  D( {( ^, Q  我还是决堤和他一起,不管父母的反对。
% f) u* F! v+ v( a5 J1 e  
8 z# |6 \5 }" [" f  H  临走时父亲颤抖咆哮声追着我怒吼:“滚吧!滚了就再别回来,我们就当没生过你。”而母亲绝望哭声却让我心中苦涩,我咬着牙忍着泪,心说,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不想我的心因为失去而死掉,原谅女儿的自私,我只想找到我的幸福。
2 Q2 q! A1 J, n3 ?# N  ( k& q+ J& g# w; s' u
  日本他的家又大又豪华,他的母亲高高在上地站在楼梯上,看着我淡淡地一笑,他的妹妹走过我身边闷哼了一声,声音包含着极度的鄙视和不屑。, N5 j0 {5 C4 R- m6 v5 x8 R
  ( i. P3 M4 R' h% ^
  这一刻我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因为他紧紧抓住我的手,这是力量的源泉,有了爱我什么也不怕。
" M7 n1 g+ _5 |; ]4 J* R  
8 y: j1 t, l+ o+ \! P  他没有马上娶我,因为他的母亲不同意,我只能暂住在他的家里,不能随便走动,不能成为真正的日本公民。
- S7 `0 p  m( T; w  
2 s. k" j  ?& ?2 L# N, r0 n1 P% L  要不是他对我极好,我怕是要退缩了,他母亲不会骂我,也不会对我冷嘲热讽,她只是当我不存在,不但如此,他家的下人也学主母的样子对我视而不见,他不在没人和我说一句话,没人给我一张笑脸,连吃饭都要我自己记住时辰,否则没有我的饭菜。
- C5 D$ Y9 B" n$ ^* u& r8 [2 [  
( o( [: i9 u  `  对此我只能忍,我的路只有一条,留下来。可是谁知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要流多少眼泪来填补我的寂寞和痛苦。0 J: }. c/ ]- }: `' E
  9 G/ }7 l, u9 s* U: u; s; U$ J
  他都知道这些,他眼中的担忧在扩大,那天晚上他和他的母亲吵得很凶,不用猜就知道因为我。他的妹妹来了,扬手就是一巴掌,我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 t( }# ^, A( l& l, a) g2 c) B  
0 u6 L1 x% E1 R. ~. a) f  “狐狸精瞧你把我家搅和的。”他妹妹高声地骂,看着我的眼神恶毒无比。3 h# O# ?0 P. w9 n$ T
  
# s% L/ \( Z+ P# I& q% u' @  i  我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那一夜我抱着他一夜未眠。他走后我进了他母亲的房间,我告诉她,我要一张飞回去的机票。8 H, }* `0 Y5 @' i( S* |
  
, e/ k' B% v' p5 U1 s* \+ k  她竟然笑了,这是她第一次冲着我笑,是因为我要离开。
) V$ e& d$ v6 o& P, w( c* ?  
/ y. f- L. K9 O2 w  走的时候我当然没有告诉他,他是个傻人,总是想为我和他的家找到平衡点,也许这个平衡点最终能找到,可是我却无法忍受了。3 d8 r% k7 _9 z0 f6 t" {
  0 v$ s/ r7 V+ _' L1 j# Z
  机场里喧闹无比,我走在人群中脑力都是他的笑容,心一阵阵的疼,让我几乎无法站立。4 W9 x8 |* C) W: l
  " f7 }) e7 o& Z7 z
  “真的要走吗?”他还是来了气喘吁吁,眼圈通红。9 |5 r- m* P  ]6 M3 y; S
  ) g; h, k$ X1 q. \4 ]
  我点点头,泪如雨下。0 {  J0 }2 o3 T3 W2 g% L; c, }1 x
  
4 @$ j# r. S8 R4 \6 B/ B* i3 _5 q  他什么也没再说,只是直直地看着我,看得我心得我心痛。
' z1 J# J+ d( U* C/ Q) e$ c5 Y  
4 \# B1 H0 \$ n# G3 u, `  踏上飞机的那一刻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被我抛弃的他会怎样,会不会向我一样痛不欲生?我不知道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会把我忘记,我想会吧!会吧!一定会忘记吧!想着想着我哭了,眼泪无声地滑落,就像我的爱情无声地结束了。
- B9 J- F8 S& D2 G; t# x  : C- y& P0 u4 r, ?4 w
  回到家乡,我没能回到父母的家中,他们不肯让我进门,我的心又是一痛,重新找个工作,租房子,我还要活下去,就不能总被悲伤淹没。* _- Z6 N* \- v4 a
  ( t$ ^5 O- P# s1 J( f
  一年后,我的生活安定了,他成了我心中的影子,只用梦里才能相见。可是白天也有梦,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朵玫瑰,带着微笑,瘦了,黑了,但是眼神还是那么有神。2 |. P" @; J) E  I: J9 U( ?" U
  * L) K4 ~* E/ c, k& w8 `; d  U' p; Z8 c
  我放慢了脚步,不知道怎么去迎接他,是哭还是笑,说实话我只能满脑子的空白,挂在两腮的泪痕。
, m; S. b& u( z$ F  Z  + v" c- X; I" K: f( e( w
  ”我来了,不晚吧?“他看着我小心地问。
& B; {. k" v: P9 i# `% `  
# C2 s  \7 L$ ^. ~+ B6 z' H2 e, a  我摇摇头,扑进他怀里,这一刻我们再也不分开了。2 @( @3 ^9 D( F2 W& @
  
发表于 2017-1-26 12: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算你爱上了一个乞丐,我们也会同意,唯独日本人不行。”这位父亲有民族气节。
发表于 2017-1-26 13:0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应该是不分国界的,怨怨相报何时止!一个悲剧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5: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寓而安 发表于 2017-1-26 12:40; t9 {1 Q( }) q  x
 “就算你爱上了一个乞丐,我们也会同意,唯独日本人不行。”这位父亲有民族气节。

/ u, A$ `+ _* t6 l1 y" {9 i$ K& Y6 N是的,日本人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5: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见江南人 发表于 2017-1-26 13:03" E, P" J9 `3 F  H9 H$ p2 g2 o
爱应该是不分国界的,怨怨相报何时止!一个悲剧故事!

0 y4 t4 {5 i4 [$ _( b% _6 @祝江南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会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9-11-21 16:29 , Processed in 0.15105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