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搜索
查看: 442|回复: 2

夜晚麻将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4 09: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妻子单位分房,我家分到的是四楼不上不下的位置。
: V* i* C- O2 J/ U6 j  我家刚住进去不久,楼上我家头顶传来了嗡嗡的装修声,这声音不分昼夜,叮叮咣咣响得人闹心吧唧,像是后背起来疹子,挠够不着,不挠痒的难受。4 ^; p* g  k8 ^; D7 J0 I
  我心想忍吧!装修不可能一辈子,总有个头。我这一忍就是三个月,三个月后,这家人大张旗鼓地般了进去,我心中那叫一个高兴,心想可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 p" o7 c2 S& r- P+ c  没想到,每天我九点准时躺下的时候,楼上都会响起麻将声,这声音会从九点一直想到凌晨。而且每日如此,这谁受得了呀?日子久了,再有涵养的人,情绪也会失去平衡。终于有一天,麻将声想起之后,我蹭地从床上爬起来,口里愤怒地喘着粗气……
: s/ U1 o: c9 f" b. v  “睡吧。”妻子翻了一下身。2 ^3 O0 t* H. k0 w
  “睡?鬼能睡得着,都是你分的这破房子……”我的怒气转向了妻子。7 E! I" x" d. q" _! E3 n4 i
  妻子没吭声,可是看见她肩膀一丛一丛的我的心软了,唉声叹气地躺下,心中怒火郁结。琢磨着老这样也不是回事,不行,明天我得上五楼去找找,再不说理的人家,也的讲道理不是。2 M4 P5 K- H4 \/ U
  第二天,我没和妻子通气,就上了五楼。一位大腹便便的人推开了门,看着我冷冷地问:“找谁?”8 Y9 b# G3 V7 g: L% F& s( u
  “哦!我是楼下的,你们家……嗨!打麻将能不能小点声,吵得我们没办法睡觉了。”我和颜悦色地说完这句话。' X1 x8 H; W7 L( U- f4 p+ e1 O, `
  “噢!”碰一声……门关上了。8 V; C% F- G$ b' A0 ?6 q  c; o
  不知为啥,我的心却忐忑了起来,好像有种不祥即将上映。果然,妻子下班回来怒气冲冲地对我说:”谁让你去找楼上的,你知不知道他就是我的顶头上司,这下好了,他今天找我道了歉……”* e0 }3 h. s( K: c7 I5 f9 g
  我打断妻子的话说:“道歉不是很好吗?你生什么气呀?”
# l; Y% N2 Y% [0 N  “我生什么气,他说让我先休息一阵,单位现在人多粥少,希望我能发扬一下风格。”说完妻子抹了一把泪。2 }# P( D8 U# K+ _: c" D
  “啥?这不是让你下岗吗?”我又惊又怒。
7 }) J% R6 [& O( l" d0 B% {  而妻子的哭声越发的大了。
4 _9 ~2 ]4 m9 v$ d5 F3 `/ @  那晚破天荒没了麻将声,可这一夜我翻来覆去没睡着。
* \& X' z- G4 x0 j9 e. x2 t% a( z+ Y  第二天我想通了,兜里揣上一叠钱,上了五楼,大腹便便看着我一愣,我笑着说:“这两天没听见你家麻将声,我还睡不着了,说着我从兜里掏出一叠钱,塞进他的手里,他的脸在瞬间变得柔和可亲,拉着我的手说:“哎呀!没想到你也喜欢这玩意,这样,进了打两圈。”  {. L6 e+ N& ~) f* Z
  我只好进去,这位领导又打电话约了俩人,我们就开始了四人对决,不过战场并不激烈,因为赢家只有一个——大腹便便。" x8 J; q9 H; v$ h
  那晚之后我妻子从新上岗,夜晚麻将声依旧,而且我只能习惯着。
发表于 2017-5-14 11: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权大压死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5-15 07: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寓而安 发表于 2017-5-14 11:12
' @7 p* J% K; ]8 d真是权大压死人

5 o3 ?6 x; b" v% ]0 O权利是一把利剑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会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20-1-18 03:36 , Processed in 0.14130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