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1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0: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F  y3 W1 U6 B6 I+ C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8 v3 v7 `- u0 @) e& a  近日,一篇名为《一年狂卖40亿的匹多莫德,请放过中国儿童》的文章使得这种畅销药进入大众视野。文章作者——拥有百万粉丝的“微博大V”、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药学硕士冀连梅在文章中指出,匹多莫德被广泛用于儿科、耳鼻喉科和皮肤科,每年销售额数十亿,但检索国内外权威文献库,却发现几乎未有太多值得信服的大样本临床试验数据证实此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1月8日《澎湃新闻》): m5 ^2 S1 t+ N" W
  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9 E$ c3 T1 o" `/ o% z; c  感谢网络!感谢自媒体!如果没有这些,中国还不知道有多少“伪药”在所谓的“严格审批”下祸害国民。我们更要感谢冀连梅药师,如果不是她揭露黑幕,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孩子将成为匹多莫德实验的“小白鼠”。当然,我们还要感谢丁香医生!因为根据标题推测,冀连梅药师勇敢地站出来揭露黑幕,应该是受到丁香医生所发《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的启发和鼓励。丁香医生的科普,不仅让我们了解到生产莎普爱思这个企业的邪恶,了解某名人毫无社会责任感,更了解到某些监管部门的严重不作为。
+ f  @" T- s* S; O# E* m) U  只是“革命不分先后”,丁香医生、冀连梅药师均为良心医卫工作者。中国正因为尚存丁香医生、冀连梅药师这类愿意冒着风险揭露医疗黑幕的医卫工作者,我相信已走入泥沼的“医改”仍有出现转机的可能。
7 y' ]9 ^9 Y# _- ]( C+ F  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2 V4 J8 W  N/ M; S) k$ D( E1 ^5 D  从澎湃新闻《匹多莫德被指系儿科“神药”专家:无大型研究证实效果》这个标题,我们就能轻易看出匹多莫德是个十足的“伪药”。匹多莫德药品说明书称“该药作为免疫调节剂,适用于细胞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但南方都市报《药师炮轰“神药”匹多莫德:还在白鼠试验一年卖40亿》一文报道,冀连梅直指该药“真实临床中疗效和安全性均不明确”。
# G5 z3 d( ^: \, N7 X; c- a  可就是这种“还停留在临床前动物研究阶段”的药品,却堂而皇之地进入中国各大小医院、药店,令人难以想象,我不知道监管部门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生产匹多莫德的吴中制药和朗依制药相关人士均表示,“可以明确的是,相关药品均是通过国家药监部门严格审批后取得的生产批件”。那么问题来了,冀连梅以个人之力能够得出该药“真实临床中疗效和安全性均不明确”的结论,国家药监部门的专业人士难道都是“吃干饭”的?如果说其中丝毫没有腐败,我是真的不敢相信;即使真的没有丝毫腐败,那也至少涉嫌渎职了。) a8 @/ T$ W3 }2 X) J
  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 m0 b  f6 c: n! j# y  这种疗效不明甚至毫无疗效的药,缘何能一年销售高达40亿元?唯一的动力肯定是高额“回扣”。冀连梅药师在文中还向大家做了一个科普:除了疫苗可以预防疾病提高儿童免疫力外,欧美主流国家没有所谓提高儿童免疫力的药。她同时还表示,号称提高免疫力的羧甲淀粉钠、脾氨肽也都没有高质量的研究证据。2 M) ?/ ^4 Y8 V- ?2 _( x- Q
  而药品“回扣”就必然是“一药多名”。因为没有“一药多名”,审批、采购甚至医生就失去动力,就难以浑水摸鱼。文章披露,目前国内已批准的匹多莫德药品包括一种意大利进口匹多莫德口服液“普利莫”以及国内药厂生产的“芙露饮”、“普益乐”、“金世力德”等数种匹多莫德口服液、颗粒制剂。
/ c! R3 B' w7 G; ^+ x$ p: A; V  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d* z9 ]4 ^+ p
  因为“一药多名”,也就失去价格的可比性,然后是价格越高,“回扣率”越高,医生“卖药”的积极性也就更高。冀连梅药师谈匹多莫德热销时称:“从这三个科室看完病出来的孩子,几乎每人手里的药单上都有匹多莫德的身影,流水线一般,预防感冒来一盒、发烧咳嗽来一盒、鼻炎扁桃体炎来一盒、湿疹荨麻疹来一盒。每盒的单价从几十到上百元不等,而且一开就是一个月的量,一吃就是三个月的疗程,难怪医生们会对它推崇备至。”
( M7 ?' i% j8 ~  当然,冀连梅认为“零差率只是减少了医院的加成,并没有斩断药代给医生的回扣”仅仅说对了一半,即后半部分。所谓的“零差价”,并非医院不再从药品销售中获得利益,事实上只是改变了盈利模式,甚至都不能称盈利模式,而只能称“结算模式”。即医院过去按照药品进价的15%加成,实行“零差价”后则由政府按照销售额和一定比例补偿医院(或许仍是15%)。而政府的这部分钱从何而来?应该是集中采购中高价中标,却大打折扣后付款,差额部分少量返还医院,这恐怕就是某批发市场“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的形成原因。我不相信上海市药品集中采购的官员就那么傻,而且胆子真有那么大。
$ C) a' M% d' S9 H5 _  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 [5 y8 J0 s  v; s; {$ h4 O  10天前,笔者曾就药品“回扣”成风这个顽疾写道:每次写这个话题,我总是感到一阵阵的难过,不仅仅为自己,更为无数无辜的国人。同时,我又会产生一种害臊感,替那些管理医疗、医药的“官老爷”们感到害臊。
; k; K% l: s* i  一个月前,莎普爱思被曝光,但至今却似乎没有了下文。那么,针对一年狂卖40亿、“真实临床中疗效和安全性均不明确”的匹多莫德,国家食药监总局能像20天前发文要求沈阳新地药业有限公司召回违法违规生产的马来酸氯苯那敏、收回该企业马来酸氯苯那敏、马来酸溴苯那敏原料药的GMP证书那样,勒令相关企业及时召回匹多莫德吗?如果得不到及时召回,还将有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7 T, ]: F+ L5 c% T2 u: V
  新闻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21: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有良心的医卫工作者致敬!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中国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8-4-22 03:08 , Processed in 0.1249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