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搜索
查看: 564|回复: 0

[专辑] 陈小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15: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小五& I, q$ `, y! L: S5 D

4 G8 M0 Z& N3 H5 D9 x( ]“砰砰,啪啪啪!”阵阵鞭炮声惊醒了睡梦中的陈小五,他看了一眼时间,快五点了,对老婆说:“赶紧起床,春节期间天天好日子,结婚、生日满月的多,垃圾要比平常多两倍,今天你又过生日,我早点去把垃圾收了,回来招呼客人。”
! v/ X+ V9 R: s4 m7 W
; F8 c9 Z1 d& @9 p( d: P: F     老婆起来给他准备了早饭,他吃了两个包子着急慌忙地就往外走,老婆说:“你再吃点。”他留下一句:“收完垃圾回来再吃!”“呜……”一溜烟陈小五已经开着他的垃圾车不见影了。
6 l& F4 P$ l. v1 u; K( ~9 ]0 u* c( C
    陈小五四十来岁,为人忠厚老实,没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就在家里种几亩地,平时开个破旧的垃圾三轮车,管着周围几个村庄的垃圾,家里有个长年生病的老母亲,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 i- x: i/ D- f$ s8 r. H' x6 {
/ Z+ E: Q3 J! x7 S. ]. {     陈小五第一站先来到杨总家,他家离杨总家不过四五百米。今天正月初六,杨总母亲八十大寿,昨晚暖寿,有二十多桌客人,今天有三四十桌客人。垃圾在那又脏又碍事,他赶紧先帮杨总家处理了,再去其他地方。大棚外边台布包裹着的垃圾陈小五都收完了,他又来到炉子旁边收碳屎。" Y* b) t1 L2 k3 H& K- R
7 X+ ~" W5 |4 v; r8 |
     他看见炉子边有几个黑袋子,拎起两个就走。发现有个袋子很轻,觉得不对劲,看了看一个是虾子,一个是桂鱼,回头又放那儿。他拎起靠近炉子的大袋子,试了试很重,心想肯定是碳屎,看都没看就拎过去扔进了垃圾车。% x8 Z1 f) Q  q" A
. E" \8 P* [* V. B" Z
     陈小五一圈垃圾收下来,回到家八点不到,他洗洗收拾收拾,端起早饭碗刚准备吃,就见外面来了三个大男人,其中一个大骂:“陈小五,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新年大到头的就偷人家东西,真不要脸。”“就是哎,你老婆四十岁,你有钱就上甲鱼长鱼,没钱就不要上,打肿脸充胖子,充不起来就偷,还算个男人吗?”另一个接着说。“要不是大过年的,我真想揍你一顿。快把甲鱼长鱼拿出来。”第三个人撸起袖子,举起拳头跃跃欲试。4 e! f6 Y- D) d% b9 c- Z1 o
7 [( b, O& B, |- _' l. ]6 H: g
     陈小五听了莫名其妙的,丢下碗筷忙问他们什么意思。还好他家今天只有五六桌客人,基本上都还没有来,要不他也太丢人了。
# b0 s7 k! h  k) M$ I: y* N7 W0 ^9 L
     来人是杨总的妹夫与两个其他亲戚。他们说杨总家的甲鱼长鱼不见了,通过调看监控发现是他陈小五拎走了。. a& s: _  j2 z. P& U

* b$ j: B; l) P4 U. e9 t6 U     陈小五说他没有拿什么甲鱼长鱼,他只拿了垃圾碳屎之类的东西。他老婆也说陈小五没有拿东西回来,但是怎么说人家不信,他们说:“别啰嗦了,你说没偷就没偷啦,你自己去看监控。”陈小五理直气壮地说:“去就去,我为人不做亏心事,怕什么。”2 B7 j9 H: k5 M8 Y  {
. X3 b8 _2 @# |5 k3 B
    陈小五跟着来人到了杨总家。监控显示,水产老板张大个在炉子旁边放了三个黑色的方便袋,随后陈小五来了,拎起两个袋子又送回去,最终把张大个送来的大黑袋子拎走了。
2 a4 R& ^: r# `) P
' R/ D. X/ ?4 M( y' M     陈小五傻了:“我以为里面是碳屎,就拎走了,我没有偷。”' H/ y. b! F% N+ o3 i" ]9 Q1 U

( y, H; s4 _1 O' r  e, E   “事实面前,你还想赖。”! e# @! _& N+ H+ F/ i
2 j' \* H" g+ Y  X: N& J
“好个陈小五,平时大家都说你老实本分,真没有想到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 y+ W& }# w, C, k; q8 _* f7 z6 i' y3 Z! ?; ?. Y- ]; J& d
“唉,新年到头的,你个大男人怎么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真丢人。”
' E- j' g; h8 g1 a, [9 T& D6 I! _1 C" t2 M. V
“人穷志不能短啊!没钱就不要办酒,偷人家的甲鱼长鱼装逼,客人吃了肚子也不舒服啊!哈哈哈。”
4 w; b$ d+ \) K& u
. O3 c  \+ ]# b7 ^……! A- w2 [" W" b5 |
, x* p) o- x/ v3 h
一旁已经站了许多人,有亲戚,有庄邻,有帮忙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Q9 H" y; k) Y

& K) g, R4 X; F5 k9 W    陈小五急了,赌咒发誓:“我真没有偷,我以为是碳屎就收走了。我要是偷了天打五雷轰。”/ W. K% d( X! Q2 Y1 F

! B' e- \5 t- r( E& e     “不要轰不轰的,现在垃圾在哪里啊?你去把那个袋子给我拿来。”杨总不耐烦地说。
3 F+ _4 n/ ~8 s% |& T$ p, |9 o) d8 b
     “送垃圾站了,我回家时垃圾站的垃圾全部压缩运走了。”$ D9 E  ~7 Q+ Z) ?. k" m6 V% }
- x) v3 ?/ q  ~0 j" n+ `' y
    “哼,肯定是你偷回去了,现在说到垃圾站压缩又弄走了,死无对证了,真无耻。”不知是谁插嘴说。
. Y& T9 ^8 G$ m9 T2 z" X1 G8 B. e! R  Y* R2 m. ^; p2 h
    “我没有偷,我真不知道那个里面是甲鱼长鱼。”陈小五几乎是哭着再次强调。* ~9 U" }/ v2 N$ D( j" _& u
   “我不管你偷没偷,现在你赔,四十只甲鱼,二十斤长鱼,一共四千五。”杨总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连蒙带吓。
# u6 i0 ~; t/ ]3 F4 @& M% }3 L3 e- }' u+ m% y
   “啊,这么多啊,我一年拖垃圾能拖几个钱?四千五是我半年的工资啊!再说我真没有偷!”可怜的陈小五感到冤屈。) `( J" q/ C5 c9 q
% R, u# f4 a8 j; {+ M4 Y$ C$ M
   “谁知道你偷没偷!反正监控证明是你拿走了!”杨总老婆在旁边嘀咕道。
6 {( t6 T1 ]/ |2 m# A* K3 X2 ~
5 d8 b  ?7 u% z: G, `   “我……”陈小五委屈啊,他现在即使有八张嘴也说不清了,谁叫自己拿袋子的,谁叫自己家里今天也办酒的,谁叫自己收完垃圾又回家了,谁叫垃圾压缩又运走了。
9 V, q& e# e5 e6 l
4 J; ~& A" @! C" h. s6 [   “你看你,一点用没有,你眼睛瞎啦,不能看看啊!我说生日不做不做,你偏要带我做,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还要赔人家四千五百块,呜呜呜……”老婆不放心赶来一顿臭骂,气得在一旁哭。& @- A& I! N% R0 L7 R

! h0 r% t8 m7 a0 C   “我来说句,陈小五拿不拿摆一边。我认为你张老板也有责任,你送货来,不找个人交接嘛,你跟陈小五对半责任,一人赔一半。”旁边有了解陈小五的人说。/ R; E' @2 }7 K' h6 b5 J

4 J; t' R2 G$ y4 q' ^   “对,一人一半。”大家看陈小五可怜都附和。8 a/ L! O4 H% T; Y5 B, w8 L

2 c( f, R8 Z2 c   水产老板 张大个想着杨总是大公司后勤老总,一来自己生意以后还要靠杨总照顾,二来自己确实有责任,他倒也干脆地说:“行,我就按成本价算,再给他打个八折,一千二,你们看行不行?”
4 k- o5 X: x) ~! H4 A' T9 R
4 i/ H9 |! F8 ?- Q   “嗯,张大个这样不错了,不管怎样你都要赔,陈小五你就答应吧!”众人劝陈小五。
% ]- |! |; a1 Y1 `' P6 K& p# U$ D. \3 W% q8 Q5 T5 {
   “好吧,”陈小五答应着,“但是,请你们等一下,等我拿到了东西,再送钱来。”
$ y; f. G! ?; S# ]; r8 w
- k9 Z! t% \0 g. d$ E    拿什么东西?众人都疑惑不解。9 W* U% @2 }5 x( P/ b
0 C% a" V9 g8 J
2 \1 z- s* s8 ?$ ~2 {6 `
    陈小五花钱雇杨总的一个亲戚跟自己去一趟垃圾处理厂,他想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让杨总亲戚做个见证。他们打的赶到垃圾处理厂,臭烘烘的垃圾茫茫一大片,如连绵起伏的小山似的,陈小五傻眼了,别说已经压缩了,就是没有压缩,要找到那些甲鱼长鱼比大海捞针还要难。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只好找工作人员,好说歹说就差磕头了,最后悄悄塞了三百块钱,工作人员才告诉他哪一片是他们镇的垃圾。大过年的,人家都在享受着春节的美食美味,而陈小五却在散发着各种气味的垃圾堆理,一点点的翻找着,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所有的垃圾都被他的手摸一遍。请来的杨总亲戚,老远的捂着鼻子在等他。
( Q+ ^1 x3 P, [/ g4 o
' j" ~( j. N3 h    中午十二点了,还没有找到。陈小五早上五点多就出来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他还在继续。6 F. S/ E  g/ A( |+ U3 h6 i
7 M1 y- C- z, m( W; [
    又找了两个多小时,忽然听到他激动地喊:“长鱼,长鱼,我找到了,找到了!”那架势比人家买彩票中大奖还要兴奋。一条大长鱼半死不活的微微昂着头在向他微笑呢。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忘记了他身处的是垃圾厂,坐的是垃圾堆,闻的是垃圾味,身上穿的过年的新衣服。
5 Q% y3 g8 P  H0 R0 a) X7 a6 z* [* v# L
    他让杨总亲戚找个袋子过来,他把幸存的长鱼装进袋子立即打的赶到杨总家,一下车,陈小五把长鱼往外一倒,激动地说:“你们看,东西拿来了,我没有偷,现在我回家拿钱来。”尽管只有一条,而且还是一条半死不活的长鱼,但已经足够证明他的清白了。: V; {# P1 _; R; ^  v

; K" U9 M% ?1 S  R     很快他带着一千二百块钱来到杨总家,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满是脏斑的衣服不时还散发着一股股垃圾臭。有人问他:“你傻啊?早上直接给钱就行了,白白的多花了五六百块钱,自己还吃那么大的苦。”: M1 b$ J* ?  f' i1 y

+ v" v7 D% z. M# z3 c$ _    他笑着傻傻地说:“吃苦花钱值得,我是个大男人,我行得正,走得直,没有偷。”; P' ?& q& f# z* i- E
* q& l9 i7 p4 ~. x
    说着,他昂头迈步赶回去吃饭,招呼他家的客人去了。9 D" ]* k4 h6 ^8 b, c
    6 T- n' r& o- I) O! A4 p, D& y
     - e) }+ H& m0 D' |$ H
5 r4 t/ R- f+ o. F1 h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中国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9-3-22 02:52 , Processed in 0.14077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