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搜索
查看: 400|回复: 3

[疑问] 如何才能写好幽默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4 22: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没有大神教教我啊,我总是被拒稿,好伤心啊。
发表于 2018-4-25 09: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幽默才600字左右应该很容易写吧`````````
发表于 2018-4-27 11: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得有一个好的素材吧。
发表于 2018-4-27 19: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介绍18种方法:; \1 ~5 ~7 S6 Z" o6 ?5 O7 E

) d/ G% o$ O! e4 W        一、谐音法。这就是采用同音词或金因此取代应该说的本意的语词,借以使人想起被批评或讽刺的人物的品德、知识有严重的错误缺点,又显得愚蠢可笑,表现出奇趣式的幽默感,如在《陈阿大 学外语》(故事会1979年第3期)中,那个教授教 陈阿大 学英语时说:“‘今天是星期一’,英语读作‘Today is Monday’。”却被陈阿大在面对姚文元时要说成:“秃头也是笨蛋!”这样,不但以:秃头谐“Today”,以笨蛋谐“Monday”,把易学的词,也说错了,揭示了陈阿大的愚蠢;而且,还当面尖锐地嘲笑了姚秃头是“笨蛋”。这样,谐音词就起了一箭双雕的讽刺作用,妙绝!" V- r% v7 ~  J/ O5 ?

8 ?( v" I# g! E        二、矛盾法。这就是刻画被讽刺的人物认为某种言行是对的,却明知故犯有意无意地去触犯它,由于自相矛盾,因而显得十分可笑。如《裁判》(故事会1979年第3期)中的那个父亲,是个篮球裁判员,自名最遵守公正的规则,明知打人就是犯规,但却打了他那打碎茶杯的儿子,另一个儿子吹哨子大呼“打人犯规”。由于裁判员并不“公正”,因而显得滑稽可笑。' @5 C6 U: i& o" a/ G$ u. H: B
  {1 @9 Z5 X8 x$ Z
        三、隐喻法。这就是通过某些打比喻的语句。或一般性故事,暗中揭示一种更加重要的人物、事情,听后,便感到它有影射性,是个十分可笑的隐喻。
! y0 x" ~! K1 Z1 m6 c5 |& t: p3 {" c
        四、引申法。这就是把具有一般意义的某一事件或事物,转移到具有特殊意义的另一事件或事物上,听着感到发生的事态很严重或问题很不伦不类,因而引出了小生。如《我害怕》(故事会1979年第4期)末尾,老农给江青的答话是:她抓文艺,人民没戏看;要是她抓农业,人民就没饭吃了。这是采用引申法,突出了江青破坏人民正常生活,时态十分严重,令人发出鄙视的笑声。
# l7 [& W; o; z) M" x4 O0 @; w9 Q5 _
        又如《比星星小是什么?》,教师在问一个小学生。教师:“用肉眼来看,太阳小还是月亮小?”学生:“月亮小。”教师:“比月亮小的呢?”学生:“星星。”教师:“比星星小?”学生:“比星星小……这个……不知道。”另一个学生举手回答:“老师,我知道!”教师:“那你说说,比星星小是什么?”学生:“比猩猩小的是猴子!”这里,结尾以同音词“猩猩”代替了“星星”,接着引申它比猴子大,这是不顾两件事物是否有本质上的相同点,只因为是同音词,便无理类推,这显得不伦不类到了极点,于是叫人发笑不止。/ C% X% z, K7 o- s4 c4 @1 c

  ?' T( i6 U5 v. G/ i        五、露底法。这就是从对话会中,巧妙地揭示出某个人物有着极其荒唐可笑之处,如《等不及了》(故事会1979年第3期)中说江青与张春桥下棋,一动手,小卒才走了一步,还没过河,就气势汹汹地吃了张的老帅。这使张很吃惊,把自己性格上蛮横诡诈这一点做了彻底的自白,因而引起鄙视的笑声。
% n# \; M  q1 t! a+ O% W! I# D+ j+ j* h5 `4 i
        六、硬凑法。这就是把两件毫无因果关系的事件,硬要联系在一起,使人一听而知是强词夺理,因而笑起来。如母鸡多生蛋,本来是对人有益的好事,可是在《唱反调》(故事会1979年第4期)中,“四人帮”一个余党把画家作画这种事情,硬诬成与“宣传计划生育唱反调”,不是“为当前的政治服务”,这是横蛮地歪曲和对文艺家的政治迫害。
0 T' ~% b) G& ]6 u- N( k- K
( v" e" _# c9 J        又如《他离太阳近》:从球场上走来一位身高两米一的篮球运动员,热得汗流浃背,路旁有甲乙两位小同学,甲问乙:“你说,叔叔为什么这么热?”乙回答:“个子高离太阳近。”这里,天真的小同学回答另一个小同学,因为“个子高离太阳就近”,所以感到特别“热”。这是把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硬说成有因果关系,其实只要一听,便明白被批评者的天真幼稚,因为感到极为荒唐可笑。2 \4 n1 R9 I* C$ ]. w% N

% |7 t8 g* b' B7 ]+ k% d. D: N, \" f+ o3 }        七、直叙法。这就是把精选了的有某种代表性的事件,给以赤裸裸的直接叙述,便能概括出重大的不合理现象,一向便会感到它的可笑。因说时没有加上任何修饰词,也成为白描。如《教歌》(故事会1979年第4期)结尾阿凡提说,路边一根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发疯了,十年来它只会唱一个调子,我正在教它唱《十二木卡姆》(维吾尔族古典大曲)哩。”这正是直叙在江青抓文艺的十年间,祖国的文艺事业百花凋零,万籁俱寂,这完全是她疯狂摧残的恶果。这个带有滑稽性的故事,采用了直叙法,很能令人发笑。
. p$ T0 @2 K/ `5 Q  ~8 @. E! B/ V6 f6 H
      八、学样法。这就是故事中一个角色先做了某一件事,另一个角色故意地也照样去做同样的一件事,造成了某种不民影响,因前使人发笑。如《学习去》:爸爸和几位邻居在打扑克,孩子站在一旁看,他怕影响孩子做功课,便大声么喝道:“去!回家学习去!”孩子很听话,马上就走了。等他打完扑克回家,进门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孩子和他的几个小朋友也在打扑克。他一把拎起儿子耳朵,问:“谁叫你打扑克的?”孩子唬看脸,不高兴地说:“是你自己要我向你学习的嘛!”这个笑话,在叙述上,后一事件对前一事件作了一模一样的重复,用语相似,产生了预料不到的效果,自然叫人笑起来。, f; v+ X) W2 [2 w. h' ^

# x- ]  r" N1 D. I1 A/ k       九、反复法。这就是同一事件或说话,给重复了三次以上,使被讽刺为人物的思想行动更显得荒唐可笑。如1980年第一期《故事会》里的《报请上级决定》。/ [4 {& t/ o2 k- t! j1 |9 E

6 i9 Q1 M; e* `7 P% b       十、层递法。如果把类似的说话、事件,反复了三次以上,一次比一次接近主题,最后一次的反复,则更进一步点出了反面人物的本质方面,引起了笑声,这就是层递法。如《百蟹宴上》:王洪文在某大饭店大摆白蟹宴,请他的帮兄帮弟。正当大家喝得迷迷糊的时候,王洪文举起高脚酒杯,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弟兄们,我这儿有个部长美缺,谁能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个部长就赏给谁。”弟兄们吵吵囔囔,尖声怪叫:“司令,你快说吧。”王洪文手撑桌面,满嘴喷着酒气问:“今天,我叫你们吃百蟹宴,说明了什么?”有个小兄弟抢着冒尖:“说明司令对弟兄们无微不至的关怀。”王洪文摇摇头。又有一个小兄弟赶忙接上去大声叫道:“说明水产丰收,形势大好。”王洪文又摇摇头,第三个小兄弟一拍大腿:“说明弟兄们将精诚团结,去迎接新的战斗。”王洪文还是摇摇头。最后,陈阿大端起一直大碗,咕嘟嘟喝了一大口茅台酒,信心百倍地胸脆一拍:“说明了弟兄们都是王司令于下的虾、兵、蟹、将!”王洪文听了“噔”跳上软椅,立即宣布:“这个部长阿大当啦!”虾兵蟹将们先是一愣,随即会心地哄堂大笑。这个笑话中的先后答话,每一次都靠拢主题一步,最后,陈阿大的答话,便点名了王洪文一伙帮兄帮弟追随王洪文的丑恶本质,说得极有声势,待等王一宣布陈该当“部长”便结束。全文安排四个笑料,讽刺性是层层加码,末尾终于到达了笑料的顶峰,使人笑得十分强烈,富有艺术魅力。( k+ W+ O; C: Z
3 u+ W* `5 z+ `1 T' }/ W
       十一、诡辩法。这就是上人公对某个语句、问题、事件,作出十分主观、无理,甚至是极荒谬的解释,使听者感到这个俨然是无理取闹,硬要人去相信,因而大笑起来。如《众寡悬殊》:艾文和斌斌是哥儿俩。“文攻武卫”那段时期,艾艾成天丢开课本闹“革命”,是全校有名的”小闯将”。弟弟斌斌呢,文质彬彬,认真读书,所以艾艾叫他“小绵羊”。一天放学后,“小绵羊做作业时碰到了困难,就问“小闯将”:“哥哥,‘众身悉殊'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呀?”“小闯将”正在隔壁房间里准备“革命行动”,弟弟不识相地“干扰”,使他很恼火,不过他是最忌讳人家说他不学无术的,所以装模作样地走到斌斌面前,一本正经地卖弄起他的才学来:“众,就是众多,寡,寡妇也。悬,高高挂起。殊,死了。众寡悬殊,连起来的意思就是:很多的寡妇上吊自杀,懂了没有?笨蛋!”这个笑话末尾,通过诡辩法,把文艾的武断无知、自欺误导人,形容得十分可笑。言外之意正说明了“四人帮”破坏广大学生文化的危害之大、流毒之深。) P- P" b0 ]4 {0 w8 z, B

' X3 @- B! V2 H  E+ I
  q5 _& a6 P4 P9 a. Z2 Y       十二、归谬法。这就是先把主角的几种说法或几件事情,从不同角度逐件地加以铺叙,如果孤立地来看,每种说话或每件事情,都是无可非议。最后,另一角色把它们全部归纳起来,使主角的思想、行为,忽然显出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听者不得不笑起来。如《找对象》:有个姑娘叫淑红,以为自己最有远见,最瞧不起那些找对象只图东西,目光短浅的女伴。她说:“东西再多也是死的,倒不如对方有个好爸爸。”并且列举了几种类型:第一,对象的爸爸是高级干部;这样,结婚后入党,当于部不成问题;第二,对象的爸爸是汽车司机,这样,买什么东西都方便;第三,对象的爸爸应该是华侨;外汇有的是。这话被站在旁边的小妹妹听到了,她藏起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姐姐,认真地说:“姐姐,姐姐,那你就找一个有三个爸爸的对象好了。”这个笑话,末尾处是小妹妹的归纳,他要姐姐淑红去找一个同时有高干、司机、华侨三个爸爸的男青年为对象。这归纳是十分荒谬的,便忽然使人笑了起来。
5 S4 H3 i& K* o# m# C# Z( L
6 {7 H7 k) R) b       十三、对比法。这就是把两种语言、思想、行动,一正一反或一好一坏,互相比较,或把同一个人前后不同的语言、思想、行动,互相比较,以突出被批评人物在某方面的荒唐之处,引出笑声。如《吐痰》:老王走在街上,见到一个人随地吐了一口痰他。他马上产生了一种厌恶感:“嘻!这种人真是没教养!缺少文化!呸!”为了表示气愤他把一口狠狠地冲那人唾去。这个笑话,开头老王批评了随地吐痰的人,但后来他居然也吐起痰来,前后对照,使人发笑。; v- e# O7 S: s8 }, C& E" k0 v

) r) V" I1 Y  f$ g8 p       十四、拟人法。这就是把动物或别的物类比拟为人,是之具有人类的思想、感情、行动,构思异常巧妙、新颖和具有特殊的幽默感。如本期发表的《野牛找刺谈恋爱》。这个笑话,由于比拟确切,使人发出对王洪文之流鄙视的笑声。又如拙文《笑话艺术浅说》中所引的《无家可归》亦然。
5 N0 v3 l1 C0 t* o) C  N
) m0 l* Q; w' K- U) ~       十五、婉言法。这就是通过态度极为婉转的语句,把该说的话,隐藏着,而且故意绕个弯子不说出来,却使人们一听,立刻明白主旨所在,因而笑了起来。如一九七九年第四期《故事会》中的《吃汤团》,便隐含对那男青年不尊敬老人的善意批评。
; Q$ i, T' J9 u6 V* w' h3 u( \. A, S+ p% s& y8 g! w2 |7 ^' e
       十六、强调法。这就是把与主题有关的最重要的一个词儿、一句话或一件事,安排在最重要的地位,给以强调,因而引起入们的笑声。如一九七九年第四期《故事会》中的《惯性》这个笑话。每强调一次,女青年的无知给人的印象则更深。
6 |. t& f- a1 d5 v5 g5 B2 c/ o- p4 i8 A1 X9 F5 R- B$ w
       十七、释义法。这就是由某个角色把某一事物的含义,或事件的性质,作出违反常理的、荒唐的解释、说明,叫听者感到不伦不类,因而引起笑声。解释事物含义的,如《遭殃的葫芦》:“四人帮”横行期间,不仅名人受难,名著被禁,而且连名牌产品也跟着遭殃。故事发生在某市。一天一位顾客去商店买菜刀。顾客:“喂,同志,‘双葫芦’牌的菜刀有吗?”营业员:“没有。这‘双葫芦’牌商标早被取消啦!”顾客:“为啥?”营业员:“哼!有人说,谁知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从这个笑话中,可见“四人帮”破坏名牌产品罪恶的严重。解释事件性质的,如《竖鸡蛋》。甲乙两青年闹着打赌:看谁能把鸡蛋竖起来。青年甲先竖,竖来竖去,竖不起来,急得满头大汗。轮到青年乙,他拿起鸡蛋,“啪!”往台子上一敲,鸡蛋就竖起来了。青年甲忙说:“鸡蛋破了,不算数的。”青年乙说:“怎么不算数?‘不破不立’嘛!”这个笑话末尾的成语“不破不立”,是乙为自己敲破鸡蛋才能竖起来找理论根据,而进行的莫名其妙的解释,真是令人好笑不止。
( Z$ C, p6 W& {1 x4 p4 o# K& _( t9 e
       十八、戏剧法。这就是把全篇讲成一个有角色对话和动作表演密切的小型戏剧故事人物。人物可以是一正一反的,或全是反面的。如以两个反面角色构成的《戈培尔与林彪》。两个爱说谎的专家:戈培尔和林彪在九泉之下见了面。艾培尔:“你不是‘天马’,却自称‘天马’,为什么说假话?”林彪:“你要知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培尔:“你敢大喊几声‘我是天马’,我是……”戈培尔突然把林彪按倒在地,把他当马骑。林彪:“你这是干什么?”戈培尔:“你是‘天马’,我要骑你。”林彪:“我已经说过,这是扯谎,不是事实。”戈培尔:“你要知道,谎言重复多次,就会变成事实。”林彪没办法,只好被戈培尔当马骑。这个笑话,由于语言有较具体的动作描述,更令人如同目见,从而增加了可笑的新颖内容。另外,还有:反语法。这就是把故事逐层讲出,到了末尾采用扼要的话,概括全文大意,从正面肯定主角的思想或行动是如何正确乃至可敬,可是,这绝非作者本意,本意却是隐含着的相反的意义,这是一种反语正说的手法;巧合法。这就是作者以为某一人物或事物,忽然出现在眼前,便把它畅快地大骂一通,不料,这个人物或事物,忽然出现在眼前,真所谓“无巧不成书”,不由人不发笑;对话法。许许多多笑话是叙事与对话相结合的,可是,也有的是自头至尾,纯为人物对话,活像一个小型话剧。这里就不一一举例了。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中国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8-10-18 09:29 , Processed in 0.14417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