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搜索
查看: 443|回复: 0

[其他] 仙踏长安(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 14: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人缓缓下来,朱神医点点头,转身向屋内走去,还时不时的回头示意要他跟上,忽然,羽文叫了一声:“胖和尚。”那胖的人,也跳了下来冷哼道:“羽毛,要不是你给我的天山冰莲,我也不用被师父罚背禅书,给你的莲花。”, Z9 s( s( g0 T6 D
  ‘‘你还好意思说我,胖和尚你是你师父生病了,需要上好的莲缓解咳嗽,我记得我师父价钱就用过莲花,我好心给你偷来,我也被罚做饭了,还有我的名字叫羽文’’
0 J* X4 C/ E1 P! H! i. u  朱宣看着两人不禁一愣,说道:“师弟,这是真的。”羽文撇了一眼搂住和尚说道:“这个可是我的好兄弟,当时要不是他我早回不来了!”和尚笑了笑,双手合十说道:“在下御风派应禅,小事,小事,我有一点不懂,为什么她是你师姐,看样子也只有15,6的,看样子羽毛,你老被她欺负。”
* L; V; @+ y' K" a  ‘‘果然是佛系中的人,慧眼,我是老被她欺负,还有我有名有姓我叫羽文。’’
, _+ h8 b! ^' g( \" A7 P- }% n, N  朱宣跺跺脚冷哼了一声转身想朱神医屋内走去,应禅不禁一愣,向羽文看道:“敢问他是不是你的妹妹,脾气那么暴躁,是无法修成正果的,羽文摇摇头,说道:她算我妹妹吧,就是脾气躁,修不修成正果无所谓,我师父也就是她爹是想让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夫。”% q4 s2 C5 F8 |; o: h" [
  “是一个好想法,对了你听说仙踏长安没有?”. c6 r1 [1 N" Z! `( t1 ?$ |
  “嗯,听说了,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好像有什么坏事发生,我师父之前的意思恐怕是要等你师父来吧!我也不明白我师父救你师父一命似乎你师父就欠我师父一个还不清是东西”羽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与应禅说不出来的关系,似乎上世就是兄弟,应禅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师父给我也是,等他找到恩人就给我说什么是仙踏长安,好像很危险,至于我师父为什么一直把你师父感谢半辈子,我也不明白,但我知道,我师父是重情义的人。”
4 D# Y( [% o5 C6 e% z( s1 f4 c  ..........
5 S# y. }4 N& ]! C4 u  ..........
6 c6 P7 \3 G# U" a% m2 j- A  ..........
' f; A& B. B% |6 h& C' u( _  应禅,你和那小子混的怎么样,来,师父有事和你交代,枯樨打开门蒙了,只见羽文讲两个腿夹在应禅脖子上,而应禅一脚蹬着羽文的鼻子,两个手拽拽着羽文的脚,枯樨,忽然笑了,叫来了,朱神医,和朱宣说道:“朱青岳你的徒弟和以前的你一样狂啊!”4 s4 Y+ E( s  I2 `1 m$ z
  朱青岳见状,平静的走到羽文面前说道:“为师怎么教你的,遇难则收教,有利则用拳,”羽文先愣了一下,只见羽文把脚收做上去就是一拳,把应禅个带蒙了。枯樨见状喊道:“禅书第一章,临空拳,枯藤脚,三太指应禅”快速站起身来轻轻一跳,向下锤去,羽文见状,连忙一闪,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记扫堂腿把羽文撂倒在地,应禅,自信的伸出三指刺向羽文,这时朱狂医静静的说道:“包子,只见羽文在地上滚了一圈,应禅的手在空中还没有刺向地面,羽文双手先后一抓便抓到了应禅的手,又狠的向地上摔去,但没有想到,应禅太胖,没能摔过去。”
; h. k% z& c5 n7 S$ |7 c  K  应禅跳到旁边,拍拍身上的泥说道:“师父,羽文说你的功夫没有朱神医厉害,他让我给他比试比试。”枯樨点点头没有解释说明只是看向羽文,看着羽文的表情问道:“没有事情吧,我这徒弟就是太优秀了!”$ ?$ f* b/ ?. V/ }, @( T, ~
  羽文看向应禅,说道:“他那叫优秀,在最后一招的时候要不是靠着他的体重,我那过肩摔早把他给摔了,哎呦!我才年方十八,就被你这体重压的哦。”枯樨撇了羽文以眼说道:“体重也是我徒弟的优势,我徒弟还是优秀,”羽文见枯樨如此不讲道理,只能想朱青岳投了个眼神满脸的哀求想让自己师父解围,朱青岳见羽文的眼神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乖徒弟,好样的把一个比自己重的人打成平手,嗯,走,进屋,你妹妹做了鸡,你多吃”羽文听见,抬头挺胸的走到了枯樨面前,还不禁说道:“哎!实力又退步了!”枯樨怒到:“你......,还没有等他说完”朱青岳看了他一眼念叨:“都是小辈,我们这一代的人了,也不好吧!应禅你快进来吃饭吧。”见朱青岳说完,枯樨无奈的摇摇头,带着应禅进去了,朱宣刚把鸡放盘子上,两个鸡腿就被羽文应禅给抢走了,朱宣一愣说道:“现在和尚都可以吃肉了吗?”只见应禅嘟囔的说道:“佛法在心中,佛戒可以破,师父我说的对吧。”* ^! }7 Z( {+ f  t0 z- |
  枯樨,点点头说道:“青岳,你这俩徒弟太没有见识了吧!”说完倒满了一碗酒,朱青岳点点头说道:“是呀!他俩从来没有出去过,现在不是看着这个机会让羽文和应禅出去吗?”说完拿起酒与枯樨碰一下便干了。' j0 g0 o% O3 f3 _! q- V
  “什么跟什么呀!是不是有有什么好东西不带我,还有爹,你不能喝酒”朱宣嘟着嘴巴说道,朱青岳笑到,醉了才好说,“羽文,应禅,你两是不是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羽文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 y! @5 s8 b: _4 K4 _  “哈哈,不告诉你”
0 l5 j$ I* U% i  P$ A  “师父,都什么时候了别闹了!”
  p/ \2 G* d* T5 ]6 S  “哈哈,其实是关于仙踏长安的事情”说完便趴在了桌子上。”% ^: `, N2 Z' N1 |! e- z
  应禅看想枯樨,枯樨叹息的一声念到:“哎,其实我和朱青岳想带着朱宣藏起来”。“什么”朱宣惊到,“别说,我讲完”说完枯樨又念到:“不是我不想带你两走,是青岳,之前我两在说,羽文你是天命仙,你有你自己的任务,这个世界的安危是要靠你的,我们不希望,我们的仗义之举而坏了天下众生,羽文你可以理解我吗?”羽文愣了,点点头说道:“我羽文是要当天下英雄的,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朱宣这丫头,对了,为什么还要应禅。”' M: O5 S6 U4 s
  “不,我不同意,我不想和羽文分开,他又笨又傻的”朱宣哽咽的说道。枯樨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们会给羽文说我们的位置,以后好回来何况你脾气暴躁,不适合与羽文同行。”
/ j5 @" P$ L9 `8 {4 |7 V# m  “嗯,师父,我为什么要和这小子去哪里!”- H- }0 n; I- j  Y1 S% y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跟羽文去吗?”枯樨问道,应禅恭谨的说道:“师父一定有你的道理。”
7 T  v2 M9 {" Y. s8 N  “切,装什么高身,枯老头是不是要去长安,完成五十年的仙踏长安吗?”羽文吃了一碗酒迷迷糊糊的说道。“哼,你小子懂的不少,天色不早了,你们去休息吧,关于仙踏长安的事情,我也不明白,明天你问你师父吧,还有应禅,你和羽文一起睡,好了解了解,不行了,好晕。”* L4 M1 Q& \. F: i7 P4 a9 @6 |- y9 f
就在此时,朱青岳猛的坐了起来,说道:“老枯,我们一起睡吧!还有闺女你好好想想吧!头好晕,走。”  O* T  ?- r. E" |
  这俩老头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天命仙,哎,朱宣你没有是吧!
: Z# x. n$ O7 g2 @* N! ?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晚安了!”
( ^5 U5 }, s" s' M  ..........) D' V2 W; K# t8 K) J4 L
  ..........
3 j: Y$ R5 U1 r0 k$ g4 U  ...........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会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20-1-18 03:21 , Processed in 0.1539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