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搜索
查看: 714|回复: 0

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3 11: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只猫
——猫的逃离
我,是一只流浪猫。
我也曾有过一个疼我爱我的主人,也曾有一个温馨快乐的家。我的老主人也会用长满茧子的手抚摸我的背,也会在我被一团毛线“戏弄”得团团转的时候哈哈大笑。可是在某一天,就那么一瞬间,我失去了这一切。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去它的,但我,就是失去了。
我看着墙上老主人的黑白照片,冥冥中明白,我已经没有主人了。老主人的儿子遗忘了我。于是,在一个黑夜,我逃离了。逃离了这个曾经带给我无数幸福与欢乐的地方。
饥饿刺激着我。我凭一种“感觉”,来到了一家店铺,像以前面对老主人一样“喵喵”叫着乞食。叫声唤来了一位慈眉善目、大腹便便的胖大叔。他一见我便眉开眼笑,为我拿来了一些牛肉干、猪肉脯和鱼片,还用手轻搔我的下巴,抚摸我的背部。我开心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享受着美食与温柔,仿佛回到了老主人身边。然而,在我的背后,他抽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尖刀。
我逃出了店铺,代价是半截尾巴。
我无处可去,只能徘徊在城市街头。不一会儿突然下起了大雨,夹裹着凛冽的冬风。我只好躲到一个车棚里,勉强可以挡雨。我的尾尖还在流着血,血水与雨水混到了一起,殷红一片。看着这些,我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嗷儿”一声,我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精光。
天快亮时我开始发高烧,并伴着噩梦。梦中是那个胖大叔。他浑身长满尖刀,向我刺过来,一下,一下……
我惊醒。尾尖的疼痛唤醒了我。我轻轻舔舐着伤口。虽然我不懂为什么胖大叔会那样对我,但我却朦朦胧胧地明白过来:人类是十分危险的。
猫类谨慎的天性渐渐苏醒,我开始拖着残败的身体游走在黑夜中的垃圾站。夜晚,这里没有人,便成了野猫的天堂。而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凭着那些粗糙的、人类的残羹剩饭,我奇迹般地活过了残冬。初食时我的胃很不适应,经常上吐下泻。不过慢慢地,我习惯了。当我无师自通地抓住了第一只鼠,我知道,我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野猫了。
我干所有野猫干的事情。我整饬自己的皮毛;我圈出自己的领地;我昼伏夜出躲避人类。春天很快来了。我的视线,投在了一只黄色的公猫身上。
后来,我诞下了四只猫崽。他们成了我全部的希望。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我的**们已经长大,可以离开我去独立生活了。可就在那个夜晚,我见到的却是四具冰冷的尸体……
他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两只嘴里还衔着半块带牙印的肉。并非死于同类相争,更非死于疾病、饥饿。我嗅嗅离他们不远的一大块带有缺口的香喷喷的烤肉,一切了然。
又是人类。
我再次逃离了,逃离了这个令我心碎的地方。我一路哀嚎,向空气挥舞着爪子,俨然一只疯猫的样子。
于是我开始漫无目的地行走。我开始流浪。
直到我来到了一个小区。
最初吸引我的是优美的环境。我翻墙而入,瞬间嗅到了一股清新的花草香气。这清香瞬间治愈了我心灵的伤疤。我当即决定在这里安家了。挑选好新窝的住址——一丛遮风挡雨的灌木下,我便开始巡视自己的新领地。
这里环境非常好,垃圾箱多,食物也多。路上感受到几个同类的目光,有善意的,也有敌意的。
总的来说,我对这里十分满意。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度过了十分安详平静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我遇到了她。
她是个人类。
那天我正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忽然听见一声同类的叫唤。我抬起猫脸,看到的却是一双大大的人眼。
我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麻利地跳开,逃入了灌木丛深处。
这就是我们的初识,不怎么完美。
这之后我更加地畏惧人类——我竟不知人类也可以发出同类的叫声。人类的一切,都令我心悸。
这之后,我发现那个人类女孩总是出现在我周围,并在我常去的几个地方分别放下了些肉块。我对此十分警惕,总是远远地绕开,可是后来,我竟然好几次亲眼看着某个同类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慢条斯理地把肉块吃下,然后又悠然地离开,没有变成我的儿女那样。
我的心乱了,我觉得我看不懂人类了。
不久之后的一天,我因为领地问题与同类相争,耽误了去觅食的时间。垃圾箱要么已经空空如也,要么已被同类糟蹋的所剩无几。我风卷残云般乱吃一番,勉强混了个半饱。肚皮在发出抗议。我深吸一口气,回到窝里,却发现昨天剩下的小半块鱼骨已经不翼而飞,只残留着同类的味道。我一直有储存食物的习惯——是生活教会了我生存——可是这一天格外地不走运。
看来,要饿肚子了。不过还好,这是常事。
突然,我的耳朵捕捉到脚步声。虽然我栖身的灌木旁常有人类经过,但这一次,似乎是奔着我来的……
果然,那个女孩出现了。
我并不打算逃走。除了她的举动于我无害以外,主要还是因为她与我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倘若她有什么举动的话,我可以在第一时间逃离这里。唯一烦恼的是她发现了我的巢穴。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换一处栖身之所了。这么一想,我忽然对这个女孩有点小怨念。
在我发现她很久以后她才看到我。看到我的第一眼,她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叫声。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胖大叔。我眯起猫眼,有些戒备。
她突然冲我扬起手。我瞬间弹跳开来,同时,一小块鱼肉落在了我刚刚伏卧位置的不远处。香味弥漫开来。前几次她放在我常到之处的美味食物都被同类叼去。想到其他猫大快朵颐后安然离去的样子,和我紧贴着脊背的肚皮,我走近那块肉,再次接受了人类的食物。
没有任何不适,只有肚皮传来的舒适感。
她见我接受了,眉开眼笑。立时,更多的肉块和鱼骨从空中飞来。我都欣然接受了。
吃饱喝足,我伸了个猫式懒腰,重新趴了回去,开始**爪子和唇吻上的油。
人类的食物果然比鼠肉和垃圾好吃多了。
我忽然不打算搬家了,忽然……不那么介意隐私被窥探了。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她大概也没有什么食物可以喂我了,于是便站在那里盯着我瞧。就在我被这种目光盯得不耐烦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冲我挥挥手,走了。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之后我不再拒绝那些曾令我垂涎三尺的美味——鱼、虾、各种肉类,还有一种脆脆的小饼干。她也只有在找不到我的时候才会把食物放在某处,大多数时候她都当面投喂。
起初,她故意把食物放在离她很近的地方,诱惑我去她身边进食。一开始我并不愿意接近她。但渐渐地,我开始用爪子勾住食物拉到自己身边,或飞快地叼走,然后躲到没人的地方享用;再到后来,我开始蹲在她脚边慢条斯理地咀嚼……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直到有一天,她的手慢慢伸向了我,想要抚摸我的背。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
当她柔软的五指触及我的皮毛和脊背,我的心灵一阵战栗。
我们越来越熟络。我越来越喜欢她、依恋她。这与我对老主人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在老主人那里,我是用来寻欢的宠物;在她那里,我们是朋友。但也可以说,她驯服了我。
我开始企盼她的出现、她的来临。又是夜半梦醒,想到的,不再是老主人和那些噩梦,而是她的身影。
随着物质、心灵上的滋润,和春天的到来,我的春天也悄然来临。有一只黑白相间的公猫进入了我的领地。我没有驱逐他。
不久,我诞下了五只猫崽。待到他们绒毛长齐,能自行活动后,我把他们介绍给了她。她很惊喜,像初见到我时一样。从此,我们获得了更多的食物
这是我的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发生,我会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它发生了,就像上帝开的一个恶狠狠的玩笑。
那天,我带着食物回窝,却发现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正从那里走出。他们带有血痕的手中,抓着的,是我的子女!
我瞬间扔掉食物,发疯一般向那边狂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几个可恨的人类已经把我可爱的**们扔到地上,然后抡起了木棒……
柔软的身体在坚实的木棍下塌陷、支离……
我的心,也随之破碎了。
我跪倒在我的**身边。我亲爱的宝贝们,前一秒还在活蹦乱跳,沐浴在日光下,让阳光在它们的皮毛间跳舞……我的心在泣血。
人类!人类!还是人类!
我失去了理智,向那些人亮出了爪牙。
无懈可击的木棒把我扫落。我掉入了灌木丛。长着尖刺的灌木割破了我的皮肉,但也帮助我躲过了那些人的追击。我开始不停地逃离。
一路上,我看到有好多身穿黑色制服的人,在搜寻着什么。
我不敢再看,从我来到这里时跃过的那堵围墙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埋葬着我璀璨梦想的家。
我忽然有些精神错乱——我该去哪儿?我能去哪儿?
我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人类以为我是疯猫,开始尖叫,我不得不逃开。
我在各个小区间穿梭。几根木棍横扫而来。我不得不逃开。
我跑到了马路上,四轮怪物们伴着巨大的轰鸣声和我擦肩而过——多少猫成了它之下的亡魂?我不知道。但是我见识过。我不得不逃开。
跑啊,跑啊,我好累啊!我的**几欲跳出胸腔;我受伤的尾巴在发烫;我的肌肉十分酸痛。但我的大脑,我的身体,似乎麻木了。
城市之大,却没有一处可以成为我的家。
世界之大,却没有一点空间,可以留给我苟延残喘。
终于,我跑不动了。我停下了,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夜风送来阵阵腐烂的味道,刺激得我恶心,但又很熟悉。
我抬起脑袋,看见了几张猫脸。
哦,我又回到了垃圾站。
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挣扎着,想站起来离开。这里的生活不应该是我过的。我要的生活里要有我亲爱的**们,还有她……
可我没有力气了……先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太累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明天,明天再说吧?
于是,我缓缓地阖上了眼睛……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会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20-6-1 21:55 , Processed in 0.13332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