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搜索
查看: 63676|回复: 849

[中长篇连载] (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2 18: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守望的天使 于 2016-1-19 10:01 编辑
; y) A( Z3 h5 b* q* G# ~2 F
  d! [% H2 Q8 P( Y3 s' r, m) p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0 H8 ?0 R* l& u* p  
! l2 k5 q4 E8 Z  科学已经降临人世,我们不应该再用,愚昧去解决问题了。白红忠戴着手铐,脚步沉重地走在,公安局的的大厅里。“啪啪”的脚步声在大厅里回响。“你们就只回冤枉好人。”! t$ h3 x' U( E% D$ N
  
0 N% ~6 x, T. o) `4 }# u2 N2 E9 ?  “我们不会冤枉你的。”“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你们就只回冤枉好人。”$ s$ E% L5 e3 h+ ~- B; e. R% v
  6 V2 m# _7 Y8 l% p5 i
  “你不要嘴硬,没有事,我们不会抓你的。”“我们警察不会冤枉好人的。”“你的事情犯了,狡辩是没有好下场的。”“别说你们不冤枉好人,佘祥林、黄勇。”“你也真会说,佘祥林是我们冤枉了,他是一个好人。黄勇他是一个魔鬼。”$ x- F4 X- E; H7 {
  + Y: Q+ Z2 F+ X
  “我也没说黄勇不是魔鬼。我是说黄勇在做案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那么佘祥林是一个好人,你们又冤枉他。”“那只是我们队伍里面的一些害群之马,不能因为一个人,就打翻一船人吧?!”“一件事归一件事,你别胡搅蛮缠。”“你需要不需要律师……”“你们到现在才告诉我的权利。”
1 U# z3 X0 G8 y  6 |1 s. B& Z* B' a3 \
  “别废话!你要不要律师,你没有律师,我们可以为你指派一位。”" x' \( I' p0 y& ~
  
/ q% q+ Y5 w0 S& H/ v) T# u: V( s  “现在告诉你也不迟。”另一位警察在旁边说道。“我行得正,不需要什么律师。”“好吧!你交代吧!”“你们烦不烦,说过来说过去,就这么几句话。”. D8 s, X# I7 {! z; o% _
  
. D; P0 Q4 J& h5 S  “那个人死的那么惨,有人看见了你在现场。”“如果说我们冤枉你了,那么你说前天你在那里。”“这是我的个人事情,可以不回答吗?”“不可以!”4 y" \- ]% x  l5 ]$ A( y7 ?. O
  ! [8 [- c0 Y4 a, i$ u; `  g' K
  “前天晚上,让我想想……在东巷。”
& ~( A! i( m9 `, E$ F1 }6 ?) {$ o  1 Q# n, }; D; y% k* @8 O' y& [( U0 J3 i
  “你他妈……”“别骂人呀?你们可以去访问!访问!”“我们有权扣留你二十四小时,你今天晚上将在我们的拘留所里,待一晚了。”“东巷里的‘小姐们’是会想你的!”
: u7 R6 _" U8 o  
# B4 `; y( Q0 _  (未完待续……)作者姓名李建国地址皖长丰县朱巷粮站邮编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13 0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本帖最后由 守望的天使 于 2016-1-19 10:04 编辑
) t) S3 C! R& d; ?4 Z) O
& |4 z  D. J# v" w! i6 n  (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上% H; q# F/ w2 t- q1 y
  
9 A- g. A$ b2 s4 K. `# V  “这几起案件,看来不是他干的。我们走访了东巷,东巷的那些‘小姐们’说他那天确实在她们那儿。”9 q# y8 C" C! \, U' v6 V9 ^
  " k5 o: Z1 n; {  [2 Q
  “即使不是他干的,他也有重大嫌疑。”“这个……?我们先放了他,暗中,监视。”白红忠走出拘留所的大门,天格外的蓝,地面上有,一阵小风,刮过,带过灰尘,在地面,微微地飘荡。白红忠步行了一段路程,然后打了个“的”奔市区去了。小陈、小王按照局长的指示,也跟踪了过去。% J0 h' }7 F7 F
  ; ]) K. V& M' d' `1 R. F
  白红忠,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房门在他身后关上了。“怎么这么累!”他伸了一个懒腰,把床铺好了,睡一会,在起来做饭,不做也行到外面吃去。他开始做梦了,自从一年前,他被工地上掉落的钢筋打昏死,一度成为“植物人”,医院已经下了无数张,病危通知单了。还一度被医院确诊为死亡。半年之后,竟然奇迹般地恢复如初,之后就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
+ Y1 q# S  r1 o& `, g  
  Y$ J/ e% f' Q! g5 |+ t  睡梦中,魂灵,就离开了身体,成了恶魔。一座大酒店,白红忠走了进去,服务人员,客气地和他答着招呼。他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先生您要些什么?”“来一大杯‘老白干’!”<BR>“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儿没有!”
- _2 U& J. x! M2 {8 J# L4 V  
) e6 {+ ], _- r6 ]/ M) Q8 ]  “有什么上什么!”在离白红忠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乱了起来。“小姑娘,陪哥几个,喝一杯!”小姑娘在他们的淫威之下,接过了酒杯,喝干了。“好,爽快!”一个人,抓起了,酒瓶,又重新把酒杯,斟满了酒。来!把这一杯,也喝干!”大哥……,大叔我不会喝酒。”“不会喝……!刚才你不是喝了吗?”“不会喝……你也把他喝了……”小姑娘,用手竭力地推着酒杯,和护着一会儿伸出的捏着,在小姑娘身上抓着的手。) d3 t* d4 q7 |% I
  
$ `) O" C( f# B! e2 S: X# R  有一位,客人看不过去了,站了起来!“你们放了她把,你们看把小姑娘,吓的。”“妈的!有你什么事!老子们的事情,你他妈的也敢来管!活的不耐烦了!”“我也不是管你们。只不过说,人家小姑娘,不喝就算了……”“妈的,老家伙!这里有你什么事!是你说话的地方吗!”“你他妈,也不看看……”“老东西!……”/ I( Z9 j( x/ u7 ?# d; `$ J- |
  
: }( p# h; g( X3 u9 Q  |+ c6 P  这时候,其他的食客们也七嘴八舌地说话了。“人家小姑娘,也都喝过了……”<“你们还年轻,干吗,缠这人家小姑娘呢?”“你们,到这里来,不就是图痛快的吗?小姑娘哭哭啼啼的,你们喝酒也不会痛快的,是不是?”“我们看你们就放了小姑娘了吧?”“我看你们他妈的都叽叽喳喳……”看来众怒难犯,那些人也只好走了。那些人,走进了一条小巷了里,还在眉飞色舞地谈论。“妈的,那些人,真他妈多管闲事,扫了大爷们的雅兴。”“走,再找个地方,高兴、高兴。”“再找个地方乐乐。”“现在到那里去呢?”在他们前面有一位女人正急急忙忙地向前赶路。这群人看见了,像狼一样,嚎叫着向前追赶,那女人吓的加快了奔跑的脚步。这群人更疯狂地展开了追赶。像狼一样嚎叫着。一会儿他们追赶上了那个女人,有的人把女人的手按住,有的人把女人的脚按住。一些人在疯狂地撕扯着女人的衣服,女人的身体赤露的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嚎叫着,像狼一样,像畜生一样,在女人身上,抚摩着,揉搓着,发泄着。女人的哀求和嘶咧的喊叫声他们充耳不闻,反而更加肆虐。(未完待续……)
! K: m, Z0 |7 N- z& ^" L$ B  
: W7 C3 u- a$ C9 m5 Q( e0 s  作者姓名李建国地址皖长丰县朱巷粮站邮编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13 17: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杂谈)对世博会的一点小建议<br><br>“世博会”在中国举行,是我们全体中国人的骄傲,也代表我们中国人民在世界人民的心中拥有了一席之地位;也代表我们综合国力提升了。办的好了也是我们呈送给世界人民的一份厚礼。<BR>同样,<BR>也能更好的增强我们的国力。<BR>它又让我们国人看见了外面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子。拥有了一个不出国门就可以看遍世界的可能和机会。<BR>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留住世博会”。<BR>痴人说梦。<BR>我不是说真正的“留住……”只是一种构思“留住……”;<BR>我们可以大量真实还原的拍摄“世博会”的记录片。(一定要忠实的记录现场越细致越好。)<BR>我看见了现在许多电视台都在拍摄;但,那是片段性和讲解性质的不能全面的反应……;它也不够全面的反映……。<BR>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做到位做全面做细致……。<BR>没有资金?<BR>我们看看一部电影耗资千万上亿(元);这是利国利民利下一代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做不多做一点呢?!<BR>它不要我们自己搭布景;不要我们自己搞建设……。这样我们就节省了多少资金。<BR>一部电影拍摄一年半载的也多。这个(指“世博会”)就半年的时间错过了就错过了……。<BR>以后就不可以补救了。(希望不要错过……!)<BR>我相信以后这件事情(拍摄“世博会”)是会产生经济效益的。<BR>第二就是:当“世博会”结束的时候,有的(绝大部分)场馆是会拆除的。<BR>我们可不可以把它保留下来。(可以和别的国家沟通)高尖端的技术和国宝他们可以运回去(毕竟“世博会”已经结束了。)那些场馆不要拆除尽最大可能的予以保留(我们还没有富裕到把好东西扔了和浪费的程度。可以仿照影视基地的做法。)用我们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在把它复原。让我们国人再充分享受“世博会”带给我们的快乐。(这种方法在以前欧洲和别的发达国家做过。有经验可寻。)<BR>让我们那些小市民那些默默工作在各行各业的小劳动者们那些为了温饱奔波在人生旅途上的小人物们那些现在或者到“世博会”结束都不可能去看看的人们(象这些人也是我们中国人中的一员。)在“世博会”结束了,还可以不出国门看遍世界;那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BR>这样就又开辟了一个旅游景……。它比什么伪造的旅游景……都来的真实和好。<BR>不是这样吗?<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br><br>
 楼主| 发表于 2010-5-15 00: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一(下) <BR>白红忠的出现对于那些人好像是从天而降的,那些人正肆意凌辱那个女人。对于白红忠的出现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 <BR>“住手,禽兽不如的东西!”白红忠大呵了一声。 <BR>白红忠的一声断呵,起先那些人有些恐惧,但是一看只是一个人,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BR>“妈的又是你,我看你他妈的,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BR>“你们他妈的别真以为,老子们好欺负!” <BR>“放开她!”白红忠又厉声地呵道。 <BR>“你他妈的别多管闲事!”他们说着,一步步像白红忠逼去。 <BR>那女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抓起破碎的衣服往身上穿,破碎的衣服,已经遮不住身体了,臀部还在衣服外面,她使劲地拽了拽衣服,想把臀部遮住。边急忙地避在白红忠的身后。白红忠推了她一下,示意她赶紧离开。女人护着衣服,几乎赤裸着身体,急忙的跑开了。 <BR>白红忠看见,前面的人已经接近,他起腿猛的一扫,正踢中前面人的面部,前面的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白红中,一个刚落地,转身一个后摆脚,揣上了正迎来打他的一个人的胸膛,那人向后猛退几步,跌坐在地上。白红忠,这脚刚落地,然后一矮身,躲过两个打击过来的拳头,顺势击打出自己的两个拳头,打中过来帮前面跌倒人共同打击白红忠的两个人的腹部,那两个人因为被打击中了,而腹部一阵疼痛,捂着腹部,倒退了几步。他们看赤身,肉搏不是白红忠的对手。纷纷拣起,丢在地上的,棍棒和大砍刀。 <BR>一个人,拣起地上的棍棒从白红盅的头上就打了下来,另一个人的大砍刀,斜劈着砍了下来。白红忠向后退了半步,让过了棍棒的头,抓住了它顺势往怀里一带,那人向前猛地跑了两步,丢开了手里的棍棒,说时迟那时快,白红忠用手里的棍棒,向大砍刀的刀背打了下去,持刀人手一阵的疼痛,急忙丢开手中的大砍刀,白红忠把棍棒在空中抡了一圈,向丢了大砍刀的那人,打了下去,“喀嚓”棍棒正打在那人的头上,他身子一矮,瘫跌在地上,他试图站起来,挣扎了几下,没有站起来。一个人用棍棒直击白红忠的胸膛,另一个人用棍棒横扫他的下部。他向墙壁上跑了两步,躲过了打来的棍棒,顺着身体落下,顺势挥出手中棍棒,击打跑在前面人的头部,这一下很重,随着棍棒的落下,那人应声倒在地上。嘴一张,吐了一口鲜血,不能动了。白红忠越打越勇。他疾步向前,手中的棍棒,戳了出去,正中前面人的胸膛。前面的人,猛的喷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又不再动弹了。白红忠,抽回棍棒再绘出,正打中后面跟上来的人的脊背,借着这个力量,翻身过去。那个被打中脊背的,向前奔跑了几步,摔倒了一个“狗啃泥”。这些人一看不是白红忠的对手,就都作鸟兽散了。留下一些,受伤的在地上,挣扎,有伤势重的,一动不动,已经奄奄一息了。 <BR>白红忠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还有地上,散落的武器,喷溅到处的鲜血。他的心里很畅快。他把两手张开,像鸟一样,丢下了手中的棍棒,闭起了眼睛,在原地转了三圈。仍然把两手张开,像鸟一样,走了。 <BR>车上的车载步话机,响了。 <BR>“小陈、小王现在情况怎么样?” <BR>“一切照旧,没有什么情况。” <BR>“你们一定要把他盯紧了,有什么情况要立即向我,回报!” <BR>“是!局长!就是有只猫头鹰落在他家窗台上,我们都给你回报。” <BR>“别贫嘴!注意监视!” <BR>“是的,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不要他从别的地方出去了,我们还不知道?” <BR>小王对小陈说。 <BR>“就这一条路,我们前期不是看过地形了吗?不用看了!不用看了!” <BR>“还是看看好,看看放心些!” <BR>“怎么看,就这一条路,你上去,他房门关着在,你怎么看得见?” <BR>“你看!”小王指了指墙外的水管。 <BR>“顺着水管爬上去,不就行了。从这面窗子,屋里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他在不在屋里不就知道了吗?” <BR>“这么高,你爬啊!” <BR>“你不能爬吗?” <BR>“你提议的,你爬!” <BR>“我们大炼兵时,你的成绩也不错。” <BR>“没有你的成绩好。” <BR>“好吧!我来!就我来!” <BR>小王,手脚并用,一会儿就爬倒了白红忠家的窗户下,他向里面看见,白红忠正在床上睡觉。白红忠翻了一个身,像要醒来。小王又急忙,手脚并用地下到了地面。他在回车里。 <BR>“他在家!” <BR>“我说吗!多此一举!” <BR>“肚子,饿了!你去买两份合饭。” <BR>“这样监视也不是个办法?”(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01: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二(上) <BR>白红忠,在床上,翻了个身,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把脚从床沿上,放地上,穿上拖鞋。他感觉,身体很是疲劳,他用手在身体上下,轻轻捶打着。边捶打着身体,边向卫生间,在去。打开马桶盖,他痛快地解了一泡小便。他把马桶盖好,放水冲了一下。关好了卫生间的门。他打开冰箱的门,发现还有一些,速冻食品,他拿了一盒饺子,向厨房走去,打开天然气,在锅里放好水,垛在了灶头上。掏出烟,取出了一只,点火,贪婪地猛吸了一口,浓烟从嘴里吐出,又用鼻子把那一团浓烟再吸进胸腔。他低着头,在等待着水沸腾,又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他现在经常做梦,不过还好不是天天。梦境也实在真实了。水沸腾了。他把饺子放进,锅里,煮了。 <BR>东巷是这座城市里的情色场所。白红忠走进了东巷。东巷的夜晚比白天更热闹。霓虹灯闪烁其间,人头窜动,闲杂人往来其间,热闹非凡,嗲声嗲语,贯穿南北,浪声浪语,响切东西。 <BR>“大哥你来看看!” <BR>“大哥你来坐坐!” <BR>“大叔你来看看!” <BR>“大叔你来坐坐!” <BR>不时也有汽车喇叭声响起。玻璃橱窗里的女人,扭动着腰肢,在做种种放浪形骸的动作,招引着往来行人的目光,用以招揽生意和光顾的客商。 <BR>“我在这里休息不方便,能不能到外面去。” <BR>一位坐在汽车里的嫖客把头微微伸出车窗外对一位“小姐”小声地说着话。 <BR>“我去问问‘妈妈’。” <BR>这位“小姐”说完,走进,一间,门口的灯柱旋转着,并且一个太师椅上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的房间里面去了。一会儿她出来了。 <BR>“‘妈妈’说可以,不过要加价。” <BR>“没关系!” <BR>那人说完,打开了车门。女人上了车,带上了车门。汽车猛然的发动,一溜烟地驶走了。 <BR>白红忠,慢慢地度进了东巷。 <BR>“白大哥进来坐坐!”一位“小姐”对他喊着。(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17 17: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二(中) <BR>“不去了!” <BR>“是不是去找老相好的!” <BR>“说那里话!走走!走走!” <BR>“白大哥好啊!” <BR>白红忠一路上走来,看见他的很多“小姐”都和他打着招呼。他走进一间,门口的灯柱旋转着,玻璃橱窗里的女人们,做着各种挑逗、淫荡的动作的房间里。一位姑娘给他端了一杯茶。 <BR>“大哥,您喝茶。” <BR>他接过了姑娘递过来的茶杯,在一张,长的靠背沙发上坐了下来,把茶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BR>“他们还逼不逼你接客了?” <BR>“最近好些,可是还是被他们打。” <BR>“你上次给的钱,已经用完了。” <BR>“你爸爸现在好些了吗?” <BR>一位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走了进来。 <BR>“哟!你看这是谁吗?她白大哥,多暂来的?” <BR>“姨!来了有一会了。” <BR>“嗷,是吗?赶紧招呼啊!” <BR>“这不,泡过茶了。” <BR>“要不要,我给您介绍‘小姐’?……” <BR>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忽然觉得有些话说的不对,她转过话头。 <BR>“您看我说的……,这里谁您不熟悉,那还用的着我介绍。” <BR>这时进来了几个人,白红忠认识。来者不善。 <BR>这些人看了看白红忠。然后旁若无人地坐在长的靠背沙发上。白红忠也中好让开了。 <BR>“你爸爸借的钱,什么时候还!”一个人向战战兢兢躲在她阿姨身后的小姑娘,大声地问。 <BR>“你他妈,这是‘风月’场所,你也不是孩子,你怎么就不‘出卖’呢?” <BR>“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打工挣钱还你们。” <BR>“你打工挣钱还?那到猴年马月!” <BR>“我看你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BR>说着那个人站了起来,走到了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的身后,一把抓住了那姑娘的头发,硬生生地把她从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的身后拽了出来。伸出手就对姑娘的脸上煽了过去。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向这些人使了个眼色,这些人中为首的和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走了出去。 <BR>“不要打她的脸,后面还有一间空房子,这里声音这么大,你们怎么折磨也不会有人听见。”那个为首的指使这些人把小姑娘往后面带。 <BR>“大姨救救我!大姨救救我!” <BR>姑娘凄楚地叫喊着。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听见。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和往来的人打着招呼。 <BR>那些人把姑娘拽到了后面的房子里。用绳子把她吊走横梁上,用皮鞭在姑娘的身上,抽打。 <BR>“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姑娘哀求着。 <BR>“放了你!你愿不愿意接客。”那些人恶很很。 <BR>“你们让我干什么都行,就是不接客!”姑娘倔强地说。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18 17: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lt;DIV class=t_msgfont id=postmessage_20737043>(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二(下) <BR>“看你嘴硬,还是我的皮鞭硬!很很地打!”那些人恶很很。 <BR>“贱骨头,不打不行!”那些人恶很很。 <BR>“大姨救救我!”姑娘哀求。 <BR>“大姨救你?你亲妈都救不了你,不识抬举的家伙,拉着不走,我打着叫你走!” <BR>皮鞭在姑娘的身上,抽打。一阵阵的疼痛,姑娘喊叫着。 <BR>“只要你答应了,就不用受苦了。” <BR><BR>喊叫声传了出来。白红忠站起来向小房间走去,门口的两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BR>“你不能进去!”一个人伸手挡他。 <BR>“你们把那姑娘怎么呐?” <BR>“怎么了,也不用你管!”一个人挑衅地说。 <BR>“我看看你们把她怎么了?” <BR>门外的吵闹声惊动了屋里的人。 <BR>“干什么呢!?”为首的人问。 <BR>“他要进来。”门口的人用手指着白红忠说。 <BR>“就你他妈B多管闲事!” <BR>为首的人做了个打人的手势。他身后的人,向白红忠的头上,就是一棍。血从他的,流了下来,他用手揩了一下。血把他的整个脸都染红了。恐怖之极。(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lt;/DIV>
 楼主| 发表于 2010-5-19 2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三(上) <BR>另一个人,趁白红忠,没有防备的时候,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他感到肚子,一阵的疼痛,他捂着肚子,向后退了几步,倒在门外的台阶上,滚落在街心,这些人也跟了出来,一个人抬起脚猛地跺向,爬在地上,白红忠的脊背,一个人的脚踹住了白红忠的头,另一个人的棍棒打在白红忠的屁股、大腿、小腿上。他受到了猛烈的击打,他把身体侧翻了过来。一个人又猛的用脚踢向了他的腹部,一个人挥拳击中了他的脸,棍棒在他身上,狂乱地击打着。白红忠试图站起来,他刚刚把腿跪起来,而一个人的腿就打在他的下颚上,他身子向后一仰就跌到在地。他再次试图站起来,他刚刚把腿跪起来,而一个人的腿就打在他的下颚上,他身子向另一侧,向后一仰就跌到在地。 <BR>周围不知道,是不是看贯了这种场面,还是不屑与这种场面,还是摄于这些人的淫威,不敢管,还是生意过于忙,而招呼生意,没有时间管这种场面,没有人过来。 <BR>血顺着白红忠的,眼角、嘴角、鼻腔,一滴滴的滴落在路面上。 <BR>白红忠昏死了过去。这些人拨了拨他的头。白红忠的头只是随着,拨他头人的手摆动着。这些人又把他的手拿了起来,放下。白红忠什么反应都没有。 <BR>“妈的!装死!走!看看那个婊子!” <BR>这些人走了以后,有些人围了过来,她们把白红忠,抬进了房间里,把他的衣服撕开了,血把衣服都侵透、染红了。她们很费力地把白红忠的衣服剥干净,白红忠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有人打了120,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 <BR><BR>房间的门开了。 <BR>“大姨,救救我!”姑娘看见了救星,急忙哀求着。 <BR>“小芬,听话,受这些苦……何苦?” <BR>“我不干!我帮你做事情!我什么都能干!” <BR>“要你做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不要您做!……” <BR>“我帮你卖酒水!” <BR>“我帮你在酒水里面兑自来水!”(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20 18: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三(下) <BR>“我帮你们骗那些客人!” <BR>“我帮你洗衣服,做饭!” <BR>“你那些‘小姐’的衣服我都洗了!我不怕脏!真的我不怕脏!”姑娘一口气说了很多。 <BR>“你这丫头,不怪你妈说你硬头!……”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人强压着怒火。 <BR>“……他们的衣服他们自己洗。” <BR>“你是我的亲大姨,你怎么能把我往火炕里面推!”姑娘接着又说。 <BR>“谁把你往火坑里面推。” <BR>“我这是让你吃香的喝辣。好心当作驴肝肺。” <BR>“我不要什么‘吃香的喝辣’我只是要挣一些钱给爸爸治病,就行了。我不要什么‘吃香的喝辣’!” <BR>“大姨,求你救救我!”姑娘哀求着。 <BR>“你是我亲姨!” <BR>“亲姨!?你亲妈都不能救你!” <BR>说完“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出去招呼生意去了。 <BR>房间里传来了,姑娘痛苦的叫声,和皮鞭的抽打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淹没在震耳欲聋的招揽生意的音乐和“小姐”的嗲声嗲语;浪声浪语声中。 <BR>姑娘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皮鞭的抽打的粉碎,肌肤上是道道的血痕。有很多条血痕已经渗出血来,很多条血痕渗出的血汇在一起,一滴滴,滴落在姑娘脚下的地板上,有的已经成了暗红,凝结成了血块。(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0-5-22 05: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长篇小说)梦境杀人(连载\原创)

(中篇小说)梦境杀人 <BR>四(上) <BR>小陈、小王在东巷找不到最佳的监视场所。只好和局长联系。 <BR>“局长!我们现在在东巷!这里不便于监视,请问怎么办?” <BR>“你们撤!辛苦了!” <BR>“不辛苦!” <BR>警察局里正在上演着,人间闹剧。110送来了一位醉酒的女子。 <BR>“局长,她在警车上就吐了,看来是喝高了。” <BR>他边说边往卫生间跑,过了一会儿从卫生间拎了一桶水,去打扫警车了。 <BR>几名民警把那位女子,搀扶进一间,是警察为了“便民”而设的房间里。把那女子,放进了一张沙发里,坐下。一位民警,拿了一块,抹布在那位女子身上,仔细地擦拭着。 <BR>“拿开你的……脏手!什么东西在……我身上……擦!”那位女子,大声,因为醉酒而有些不连贯地说着,用手推开了身边的人。 <BR>“你身上,有呕吐物,我把你擦擦。” <BR>“不用擦!” <BR>说完那女子,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脱了裤子,就在地上,解小便。警局里的人们,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反应快的,就急忙跑了出去。反应慢的,还脸上挂着微笑地看着。 <BR>解完小便,那女子也不提衣服,就坐在沙发上了。 <BR>“你还是把衣服穿上。”一位民警好心地提醒着。 <BR>“不……穿!” <BR>“不穿,这多难看!” <BR>“你们这些……臭男人……不就是喜欢……。你们全是……色鬼。” <BR>“谁都是色鬼!?”一位女警很气愤地说。 <BR>“太不像话了!” <BR>“算了!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BR>“她也太不像话了!” <BR>“她这不是喝高了吗?” <BR>一位民警,拿来了,一条毛巾,把她的下身,盖上。 <BR>“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说着就把毛巾从身上,仍在了地上。 <BR>“你把毛巾盖上,……还是把衣服穿上吧!这样不好看!” <BR>说着又把毛巾盖在了她身上。 <BR>“我说过……不要盖的!” <BR>那女子眼睛半闭着说,又把毛巾,从身上抓了起来,仍在了地上。 <BR>“你们这些……臭男人,玩过了……就不要了……。” <BR>“哦……受过感情打击的。” <BR>一位警察对另一位警察说。 <BR>“就是说吗?” <BR>另一位警察说。 <BR>“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BR>“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BR>一位警察再次把毛巾盖在女子身上,那女子再次把毛巾从身上,仍到了地上。 <BR>“你们……不要碰我!” <BR><BR>一位警察推开房门。 <BR>“局长!黄庄,有命案!”(未完 待续……) <BR><BR>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故事中国 ( 沪ICP备12000829号

GMT+8, 2017-12-14 04:21 , Processed in 0.14300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